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儿童故事 > 童话故事 > 正文
风机

已经到夜里十二点多钟了,什么人都睡了,--不,还有一个人没有睡。这 个人是一个机器师。他其实在想睡,早就在想睡了。你听,他一个劲儿在打呵欠, “哦--呵--哟!”他的嘴张得真大。为什么他现在还不睡?原来他在替我们 的小孩们做一个奇怪的玩具。他把那玩具叫做“风机”。

风机是用一只饼干匣子改做的。机器师很聪明,他只在饼干匣子上装了几个 轮子,和一个皮袋,这样一来,饼干匣子就能飞了。要它飞很容易,只要把一个 小轮子旋转一下,那皮袋张开,把一些风吸收进去,皮袋鼓了起来就把饼干匣 子带着飞起来了。飞在空中要它拐弯的时候,就旋转另外一个小轮子,往左旋转 它就往左拐;往右旋转它就往右拐。要它往下降的时候,也只要旋转一个轮子, 那另外又是一个轮子。这轮子一旋转,皮袋里的风就钻出来,饼干匣子就又慢慢 往下降到地上来了。这个机器真好玩!

“哦--呵--哟!”“哦--呵--哟!”机器师一连打了好几百个呵欠, 风机就被他做好了。他应该去睡了,是吧?是。不过他还没有去睡。他擦了擦眼 睛,想:“我把机器送给谁去玩呢?”他直抓脑袋。他很发愁:风机做好了,没 有人来玩它。

后来,他拍拍脑袋笑了。他想到了一个办法。他找到了一些面粉。把面粉调 水捏了一个小面人。他笑了:“对,我把风机送给我的小面人玩儿。”他很欢喜, 还用纸剪了一套衣服给小面人穿上了。他给小面人起了一个名字叫“小白”,因 为小面人的皮色很白。

机器师拍了拍小白的脑袋,把他放在饼干匣上,对他说:“你坐在我做的机 器上,可不许调皮、不许做坏事儿!不然,我会很伤心的。”

机器师就上床去睡了。他真辛苦,一会儿他就睡得什么也不知道了。

机器师睡着以后,有三只小老鼠从他们的洞里跑出来了。那最大的一只叫老 大,比较小的一只叫老二,最小的一只叫老三。他们一跑出洞来都“吱吱吱”的

喊要吃东西。

老三的鼻子很尖,他出洞口不久,就闻到了一种面粉的气味,他说:“哎! 我闻到了一股面粉香味。今晚上我们有好东西吃了。”

老大说:“对,我也闻见了。那好吃的东西在桌上,我闻见那香味在桌上。”

老大带头,老二第二,老三最后,他们一个个跳上凳子,由凳子跳上桌子。 他们看见了风机和小面人。老大说:“在这里,就是上面坐着的那个小东西,让 我们把他吃掉吧。”

他们一个个跳上了饼干匣,把小面人捉住了。

老二说:“我好久没有吃过面粉,让我先咬他一大口吧。”

小面人看三只老鼠要咬他,急得喊起来:“哎呀!不要咬我,不要咬我!”

老三问:“为什么不要咬你呢?你一定是很有滋味的。”

小面人想了一想说:“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滋味。但是我知道我比你们聪明, 你们知不知道?聪明人是谁也不许咬的。”

老二说:“聪明的小面人可不可以让我们咬呢?我们看你是个小面人。”

小面人点头说:“是的,我是一个小面人,不过,我是一个聪明的小面人。

我的名字叫小白,机器师这样叫我。聪明的小面人是不可以吃的。”

老大说:“我们不吃你,那我们怎么办呢?”

小面人说:“我可以替你们想办法。你看,我们现在是站在一个机器上。机 器师叫它做风机。他把这个机器送给我了,专门让我用。这个机器会飞,你们想 飞到哪里,它就可以飞到哪里。我们可以坐在上面飞到外面找东西吃去。只要你 不咬我,我们一起去。” 三只老鼠一齐叫起来:“真的吗?好极了!快一点飞出去吧,我们实在饿极

了。”

三只老鼠心里很高兴,都跳上了饼干匣。于是小面人把一个小轮子旋动了一 下。喝!轮子旁边马上就有了风,风往皮袋里吹。一会儿,风袋就鼓得饱饱的, 飞起来了。

喝!好快呀!他们一下子就从窗子里飞出去了。三只老鼠都拍起手来。老大 就对小面人说:“你真聪明!让我们以后做好朋友吧。”

小面人点头说:“好!好!”

飞了一会儿,老三不耐烦地叫:“我们到哪儿去呀!飞了这么久,我饿极了。”

其实,他们刚只飞了一会儿,一点也不怎么“久”。

小面人说:“好,好!不要吵,那边有一点光,我们到那里找一点东西吃吧。”

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点点绿色的光在闪。小面人把另一个小轮子旋转了一 下,风袋里的风就吹出来,风袋小了,他们就慢慢往下降下去。

他们在那绿色的光的前面停住了。原来那绿色的光是从一只萤火虫身上发出 的。那萤火虫躺在一块鹅卵石上一声声地哼。老大从饼干匣上跳下,问萤火虫说:

“病家伙,你有东西给我们吃没有?我们饿极了。”

萤火虫哼着说:“在那草堆里我看见有半个甜瓜,你去找找看。”

老大用鼻子闻了闻,很快的就把那半个甜瓜找到了,老二老三连忙跳下来。 只有小面人不下来,因为他是面粉做的,他用不着吃东西。三只老鼠一会儿就把 半个甜瓜吃完了。老二舔舔嘴唇说:“真好吃!”然后他才记起一件事,他们还不 知道萤火虫叫什么名字,就问萤火虫:“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萤火虫,我的名字就叫萤火虫。我每夜飞出来照着那些在黑暗中迷失 了方向的昆虫找路回家。我整夜工作,一直到天亮我才休息。可是现在不小心, 我的一只翅膀在一根树枝上碰坏了,所以我就躺在这里。你们是谁呀?”

“我们是老鼠,我叫老二,他叫老大,他叫老三,我们还有一个聪明的朋友 小面人,他的名字叫小白。他是一个很聪明、很聪明的人。他有一个风机,风机 能够飞,他驾着风机,把我们从一个很远的地方带到这里来的。”

萤火虫说:“你们的风机呢?”

老大说:“就在那里,小白坐在那上面。”

萤火虫说:“我的翅膀伤了,飞不回家。你们可不可以把我装在风机上送我 回家呢?”

小面人在饼干匣上大声说:“不行,我们没有工夫送一只病了的萤火虫回家, 我们还要到别的地方去。”

老二跟着说:“对,我们还要到别的地方找东西吃去,我们不能帮你。”

他们也不向萤火虫说声谢谢,转身就跳上了饼干匣。小面人把轮子一转动, 风机就飞走了。

飞了一会儿,老二又不耐烦地叫起来了:“哎呀,哎呀!赶快降下去找点东 西吃吧,我饿极了,我们飞了这末老半天了!”

其实他们并没有飞多久。因为老鼠的肚子容易饿,一饿他们就以为过了好久 似的,马上去找东西吃。小面人说:“好,好,不要吵,我们马上就降下去。” 说着,他就把风机降落到地来。风机降落的地方有条蚯蚓在黑暗中掘土,他问: “谁呀?”

三只老鼠一齐回答说:“我们。”

蚯蚓又问:“‘我们’?‘我们’是谁呀?”

“是三只老鼠和一个小面人。你有东西给我们吃没有?我们饿极了。”

蚯蚓说:“你们饿极了么?这里有一个红薯,你们拿去吃吧。”

三只老鼠听见这话,心里很高兴,马上就从饼干匣上跳下,跑到蚯蚓身旁去 找红薯吃。们三个几口就把红薯吃光了。老大说:“真不错!”然后他记起一件 事,他还不知道蚯蚓叫什么名字,就问蚯蚓说:“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

蚯蚓说:“我是蚯蚓,我的名字就叫蚯蚓。我在这里替农民翻土。你们来做 什么呀?”

“什么也不做,我们只替自己找东西吃。我们当中有一个不喜欢吃东西的, 就是那个小面人,他叫小白。他有一个会飞的风机,他把我们带往各处飞着找东 西吃。”

蚯蚓马上问:“你们的风机在这里么?你们可不可以帮一点忙,离这里十丈 远有一棵百合花快要枯死了,这附近没有水,我又不能走很远,你们可不可以用 风机去运一点水来把它浇浇?只要浇一点水它就不会枯死了。”

老大摇摇头说:“不成!刚才一只病萤火虫要我们用风机送他回家,我们都 没有答应他,我们怎么能够答应你呢?”

小面人在饼干匣上接着说:“对,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快点走吧。”

他们也不向蚯蚓说声谢谢,就坐上风机走了。

飞了一会儿,老三对小面人说:“我的肚子有点痛,大概是又饿了。我们老 是吃不饱怎么办?”

小面人回答说:“我们飞到北方去吧。北方有很多的面包,你们高兴吃多少 就有多少。你们只要不性急,不乱吵,我们一会儿就可飞到那里去了。”“好,不 吵,不吵。”于是他们就驾着风机向北方飞去。

老三又忍不住叫起来:“不成,不成!我们快要饿死了!还要飞多久?”

小面人回答说:“还得一会儿。”

老二也叫起来:“不成,还过一会儿我要死掉了,赶快下去找一点东西吃吧!”

老大跟着也说:“对,赶快降下去,赶快!赶快!”

小面人只得说:“我们下去看看吧。”他就把风机降落到地面上来。

这地方是一个沙漠,什么吃的都找不到。三只老鼠在沙漠里找了半天,没有 找到一点吃的东西,急得又嚷又叫。

后来,一只驼鸟走过来了,向他们说:“吵什么?你们是干什么的?”

驼鸟的个子很大,声音很粗,三只老鼠见了他都害怕。好一会儿老大才小声

的回答说:“我们肚子饿了,想在这里找一点吃的东西。”

驼鸟大声说:“什么?你们有吃的么?赶快分一点给我,我饿极了。”

原来驼鸟也是很饿,正想找东西吃。他听错了老鼠们的话,以为他们有吃的 东西,所以这样说。

老二回答说:“没有,没有,我们没有吃的。”

驼鸟抬起头来闻闻说:“有,你们撒谎,我闻见了你们那个白白的小东西身

上有一种香味,他一定很好吃,我要把他吃掉。”

小面人听说要吃他,就喊叫起来:“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我是一个聪明的

小面人,谁也不能吃聪明的小面人!”

老三跟着向驼鸟说:“是的,小面人很聪明,他会驾风机,他有一个风机。”

老二也说:“他很聪明。他驾着风机,把我们带到萤火虫那里,萤火虫请我 们吃了半个甜瓜,味道真好;后来,他又把我们带到蚯蚓那里,蚯蚓请我们吃了 一个红薯,味道也不错,就是少一点。”

老大也说:“是的,他是很聪明的。而且,我们也很聪明。起初,萤火虫要 我们帮忙,我们没有答应他;后来,蚯蚓要我们帮忙,我们也没有答应他。我们 哪有工夫帮助人,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我们还要替自己找东西吃。”

驼鸟说:“你们不是聪明人,你们都只是一些坏东西,让我把你们一个个都 吃掉吧。”

他伸过头去把小面人叼到嘴里,一口吞下去了。三只老鼠骇得拚命地跑掉了。驼鸟吃了小面人后,觉得还不饱,就一口把风机上的皮袋啄下来吞进肚子里去。他说:“真奇怪!他们说的这风机是怎样的一种点心呢?为什么一点也不好吃?”他啄啄饼干匣子。啄不动,他就慢慢走开了。

后来三只老鼠跑回风机旁边来,看见风袋已经没有了。他们又不会自己做一 个风袋。怎么办呢?一点办法也没有。于是三只坏老鼠就只好留在沙漠里了。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