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儿童故事 > 童话故事 > 正文
昆虫的争论

    作为会议主席的蝗虫说道:“今天的议题是城市昆虫。人类就有了一门专门的学科叫什么来着?”
    “叫城市昆虫学”,苍蝇大声说道。
    “对,是城市昆虫学,这次召集大伙,一是请大家检讨一下,二是怎么应付他们的进攻。”“树木受污染,生长不好,生物合成受影响,氨基酸一多,我们可繁殖得更快”蚜虫说道。
    “他们不好好保护鸟,我们就少了一大天敌,”毛毛虫(天幕毛虫)插话,“据说,鸟过城市要小心,一些候鸟过城市时停都不敢停!这样的情况,能说是我们的错嘛。”
    天牛也说:“我们只是找一些不健康的树几声,如果他们把树种得很健壮,我们敢吗?”下面七嘴八舌,会场闹轰轰,已乱成一片。
    “好啦,大家安静一下,”蝗虫提高了嗓门,“一个一个说,草履蚧你出来活动最早,你先说。”草履蚧听见蝗虫主席点名,只好站起来。
草履蚧的委屈
    草履蚧站起来说道:“我们早早出来也是没有办法,你们想想天这么冷,好受嘛。时间早,天敌少,而且那时树液已流动,营养挺不错,我们长得也快。报上也说了,到5月份我们就不见踪迹了。我们只是打了个时间差,但余下的8-9个月呆在地下也不好受。我们现在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其实我们到处爬行,进入人类的住宅,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们虫口数量大增,总得找出路吧。”
    天牛说道:“你们介壳虫产卵的数量是没得说,你们中的一员每次居然能产卵5200粒,是昆虫之最,我们天牛没法比。”
    “我们草履蚧得产卵也不算多,就40-50粒,最多也不过130粒;大家都知道,我们昆虫繁殖虽快,但从长远看,总是保持一个水平,或者说在这个水平上波动。因此产量最多的卵,总体上最后也只有2个后代成活才能保持大致平衡。所以我们在生存道路上关卡重重,死亡率很高。”
    天牛喊道,“你们又没有考虑过计划生育”?
    “我们的产卵量已经够少的了。但我们也没有办法,这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本领;再说自然界还有很多因素限制我们的发展,出去探路的大多数同胞,其结果是很悲惨的。不说别的,昆虫里也有很多人放不过我们,常常把我们压得抬不起头来。”
    蝈蝈瞪大了眼睛,惊讶地说:“不会吧?”
    知了说:“这可能是真的,我听说很多瓢虫是超级杀手。澳洲瓢虫在人类昆虫史学上赫赫有名,在世界各地大大风光了一番,把所有的吹绵蚧压得透不过起来。只有当人们使用DDT等农药时,把澳洲瓢虫清除,才能使吹绵蚧重新扬眉吐气。”
    蝈蝈愤愤不平地说:“红环瓢虫怎么这样可恶呢。”
    红环瓢虫按持不住,一下子站了起来:“我们怎么啦?我们专食草履蚧,很多地方它们没有成灾可以说是我们的功劳。
    “那么蚜虫,你呢?”蝗主席把话筒转给了呀虫。
蚜虫的辩论
    蚜虫说:“我们呆在树上,又惹着他们什么了?”
    蜜蜂开了口:“你们蚜虫名声在外,哪个人不把你们当害虫看。”
    蚜虫回答说:“我们在农田里,特别对棉苗是会造成很大的危害。但这里是城市,人类并不指望从树上或观赏的桃李上收获什么,我们仅仅从树上吸些汁液而已,对树并不造成大的危害。”
    蝉大声的叫喊:“没什么危害?我看像是大大的。”
    “你们都知道,我们蚜虫不太活动,所需的能量(碳水化合物)很少,喝的又稀,不把多余的糖水排出,那哪行啊?虽然现在污染严重,树木生长受到影响,树液内的游离氨基酸多了些,但对于繁殖快的我们来说,氮素物质还是少了些,仍有很多糖分多余。有时我们与蚂蚁合作,把多余的糖份供给蚂蚁,而蚂蚁则保护我们的安全。”
    来自地下的蝼蛄问道:“难道你们不怕吗?”
    “这位大哥,你有所不知,农药有毒谁不怕!但你们可知道我出生七天就能做姥姥,不像你们二三年才能做爸爸。尽管有时我们损失也很惨重,但我们很快会重新繁荣起来,而且抗农药的能力更强了,因为我们留下的蚜虫个个是久经沙场,况且此时瓢虫、草蛉等天敌已无踪影,我们更是悠哉游哉地生活。”
苍蝇学说
    红蜘蛛站了起来,快速走向讲台,但仍显得很慢,因为它的个体实在太小了。当它一到讲台就急促地说开了:“你们昆虫开会把我们八条腿的螨类(红蜘蛛的学名)拉进来干什么?亲缘关系都搞乱啦!”
    蝗虫说道:“你是我们的特邀代表,人小鬼大,你也是在报上被点了名的,最近连中央电视台气象预报一样预报红蜘蛛黄蜘蛛的发生情况。我们刚才说过,人类把不好的东西(包括他们人类自己)与虫挂上钩,你也不必在意”。
    “我们螨类几亿年来一直是低格调生活,数量大增是最近的事情,从他们大量使用农药开始的。譬如在果园里,三四十年前我们就像以往一样,数量很低。但二十多年前,他们为了对付桃小食心虫等,大量的喷洒农药,把我们的天敌杀死了。与蚜虫一样,我们繁殖很快,没有了天敌的控制,更是自由自在。”
    苍蝇嗡嗡的说道:“其实人类也知道,他们很早做过试验,如用速灭杀丁3000,5000,10000倍液喷射1-2次后,20天红蜘蛛呈直线上升。而在正常情况下,不打农药,各种天敌可使他们长期处于低水平下。”
    苍蝇继续说道:“除草剂比杀虫剂更厉害,危害也更大。你们想一想,杀虫剂只杀死一部分虫子,但除草剂把我们许多昆虫的窝及食物都端了。没有了草,露了地,风一吹就扬沙;没有了草,生态系统单一,一些昆虫就可以大量发生。
天牛的诉说
    光肩星天牛清了清嗓子,站起来说道:“我们天牛在树内钻蛀,把树吃的千疮百孔,目不忍睹。但我们也是为了地球上生生不息的生物界。为生态系统的进化,可以说我们是做了很大的贡献。如果地球上不健康的树木任其生存,这世界还会有生气?”
    锹甲也嚷道:“我们锹甲吃朽木,也是为了加快物质循环。”
    天牛继续说道:“我们吃掉这些老的或者不健康的树木,能留出空间来,让位于充满活力的有生气的新生一代或新的树种,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
    苍蝇又开腔了,“是的似的,有一个名叫达尔文的人写了本《物种起源》,书的主题是自然选择,或者说物竞天择。”
    “这也不能怪我们,我已说过,我们只在不健康的树上生活。如果有天牛在健康的树木上产卵,那是我们所不允许的,也是没有好下场的,因为它违反了自然规律;刚从卵里孵化出来的小有虫,当钻入树中时,健康的树会奋起反击,分泌的树胶可粘住它,小虫就难逃活命,”天牛缓缓道来。
    蜜蜂嗡嗡的叫:“既然是这样的好事,人类为什么要讨伐你们?”
    “嗨,该说什么好呢?,”天星天牛停了一下,“其实,还是怪他们自己。我们天牛、树蜂、小蠹等等,(极大多数)都是找不健康的树生活。你看他们在不适宜的地方种了某种树,或这种了树浇了些水就万事大吉,或者为了省事为了快,移植一些已有年纪的树, 带的树根及土又少,移后又不好好养护。在这些情况下,树木生长不良或元气不能恢复,使我们有机可乘。如在一棵桧柏上,可有几百条双条杉天牛的幼虫一起取食,在离树二米多远的地方也能听到它们的‘交响乐’,树蜂小姐,你说是吧?”
    树蜂答道:“是呀,我们是邻居,牛大哥在柳树上,我在槐树上,杉天牛在柏树上;这些树都是从其他地方移植过来的,槐树已有碗口粗。二年后已被我们吃的不像样,他们把这些树扒了,又移了差不多大的树。”
尺蠖的秘密
    槐尺蠖说道:“我作为食叶害虫的代表说一说。我们与蚜虫、蚧虫和螨类有所不同,它们是用口针刺吸并不对植物造成直接的破坏。如果它们中的一部分能分泌毒素,在这种情况下对植物的危害比较明显。我们用嘴巴啃食或蚕食植物,把植物咬成很多缺刻,甚至有时把植物上的叶子全吃光。但后一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比较小,因为我们个儿大,肥肥的,又常常暴露在外,数量一多,许多动物特别是各种鸟,可对我们发动强劲的攻势,使我们的数量下降;有时我们自己也会发生流行病。我的邻居天幕毛虫,它们喜欢扎堆,数量多的情况下后期常常发生病毒病,死后像吊死鬼一样挂在小枝上。”
    知了叫道:“人类不是把你叫做吊死鬼吗?”
    “我们可不是吊死鬼,”槐尺蠖回答,“我们是胆小了些,称作‘胆小鬼’还差不多。尽管我们与背景景色一致,也是绿色,但伪装水平不高,与李枯叶蛾相差甚远。它们幼时的毛毛虫生活在逃立等树上,数量很少,鸟类及人类都很难发现它们的存在,从而可以逃避这些敌害。我们被其他昆虫捕食或寄生时或当鸟类来捕食时,我们会翻身一滚,吐丝下垂而逃命。”
    苍蝇缓缓说道:“如果人类想采取防治措施,可以利用你们这种习性;你想把树一摇,你们胆小下垂,落在地上,就可以收拾你们了。”
    “你可别把这秘密泻露出去。”
    苍蝇笑道:“老弟,人类知道你的这种行为。不过,你放心,他们才懒得用这种方法,他们会用自以为很管用的杀虫剂来对付。”
    槐尺蠖继续说道:“但有时,我们的生存也受到威胁,或者说有些美餐不得不放弃。人类把槐树种在马路边,四周全是水泥地,仅留一个方方的口子,这些土又很硬,即使我们的幼虫成熟了,就没法下土化蛹,也就是说无法传种接代了。没有办法时,我们也会在地面上化蛹,但存活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