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儿童故事 > 中国寓言 > 正文
他的死亡,她的生存
  作为几百英里以内唯一的一只狼。玛塔几乎没有竞争者。

  玛塔现在面对的烦恼就是要吃饱,在红枭山下的丘陵地带挖洞,她感觉不到空气中刺骨的寒冷。当一辆卡车从附近的沙砾层上驶过时,她没有听见,当远处响起枪声时,她也没有听见。她不再害怕暴露,剩下的只有饥饿:一种垂死挣扎的饥饿。

  下午,玛塔行走在一片古老森林的空地上。她不顾一切地暴露在这片被火烧平的山坡上,但仍找不到猎物,在红枭山的顶峰,焦躁而饥饿的她,把肚子放到了一块岩石上,在喘气的时候。她听到了大乌鸦喜悦的叫声。

  顿时,玛塔眼中闪烁起捕食的光芒,她像上山时那样悄无声息又迅速地跑下去。不一会儿,玛塔到了一条碎石滑道的顶部,全神贯注地倾听着每个方向的声音。可并没有大乌鸦的叫声,她颠簸着缓慢前行,以免被脚下的碎石扎到,但是一股强烈的气味使她停了下来。一阵咯咯的声音从上面传来,玛塔掉头向上跑去。那群大乌鸦就在斜坡的上面,在乌鸦的下面是一只长耳鹿的残骸,这只长耳鹿在活着的时候一定是个大家伙,但他的死亡对于玛塔来说只意味着一件事情:生存。

  

  玛塔跳向那只长耳鹿,大乌鸦一阵乱飞。他们飞走之后。玛塔闻到了一股比鹿肉的麝香味更强烈的味道,那是熊的味道,玛塔突然停住了。虽然这只雄鹿是被箭射穿胸部而死的,但尸体曾被一只巨大的,带有难闻气味的熊占有过,这个时节的熊也是饥饿而易怒的。玛塔停住了,但只是一小会儿,四周并没有熊出现,她开始吃肉,鹿的器官都已经没有了。她只好剥去脊背和肋骨上的鹿皮。她吞食着鹿肉。在吞咽时,厚厚的肌肉和脂肪使她的喉咙膨胀起来,她实在太饿了,顾不上咀嚼,她的胃因此而感到疼痛。这时。她会收缩胃部,但一直都在大口大口地吃着。她用力地咬开肋骨,尽情地享受着骨头在她尖利而洁白的牙齿下发出的噼啪声。

  玛塔得救了。她除了食物之外什么都不需要。她只需要食物,尤其是需要不用追捕和战斗而得到的食物。她现在如此虚弱,不可能捕到这么大一只鹿,她开始咀嚼第二段肋骨。

  咀嚼的声音很大,但从她身后传来的熊的咆哮声更大,玛塔噎住了,咳出来一团骨头末儿。她不用看那张慢慢逼近她的咆哮的脸,她跳着跑开了。

  跑了几步。她回头注视着那只熊,他身材庞大,金黄色的毛随着胸腔的起伏而闪闪发光。玛塔还有时间跑到安全的地方,但是有东西阻止了她,鹿肉的味道还停留在她的舌头上。她和这里有着一种血腥的关系,这具尸体关系着她的生死,她现在还不想掉头跑掉。大灰熊比玛塔大好几倍,但玛塔利用了自己的速度。大灰熊向她咆哮着,长长的爪子从前脚伸出来,就像是一片阳光从大灰熊的前脚射出来一样,这只爪子伸向玛塔,玛塔向挥舞着的爪子狂吠,当它打到地上时。玛塔跑过来,对那只结实的爪子又叫又咬,大灰熊抽回爪子又重新拍向她,一个爪子碰到了她的鼻子,玛塔躲到了斜坡的下面——这个角度,熊是很难跟过来的——在熊看清楚之前,她转到向上的斜坡,冲向熊的背面。

  玛塔给了大灰熊猝然而有效的一击,这不是力量的战斗,而是意志的战斗。玛塔从后面冲过来,撕破熊腰部一丛整沽的皮毛,熊的叫声不再是咆哮,而是怒吼,这不仅伤害了他的身体,更伤害了他的自尊。他转过身来,但玛塔仍处于攻势,她左咬右叫,用头冲向熊的胸膛,又在最后的时刻躲开,她的眼睛里射出狂野的光芒,玛塔一边取笑大灰熊,一边狂怒地撕咬着他。熊倾下身子来咬玛塔,却被玛塔咬下了头上的一片茸毛。他又重新站起来,可玛塔撞击着他的腹部,他很快又四脚着地了。

  他镇定自若地停了一会。但玛塔仍继续着她激烈的攻击。现在,这只大灰熊已无法在这里得到安宁了,他看了看他和鹿肉之间的距离,对着玛塔咆哮了一声,喷了一下鼻息。然后转身缓步离开了。

  玛塔俯身冲到鹿肉面前,把牙齿插到鹿肉中,重新享受她的美味,对着熊离去的方向满意地看了一眼,她一直吃到再也吃不下去才停下来。

  这是玛塔这几周的第一顿大餐,由于血液都涌向了胃部,她感到有点眩晕。很快玛塔就需要喝水了,但她从尸体旁走开。在暮色中喘着气。躺下来休息了。她一直休息到天黑。然后站起来,寻找着她来时留下的足迹。

  她沿着那条小路往回跑,这条小路有的地方布满了石头,当她踩在这些石头上时,她明显感觉到她的体重增加了。不管她在哪儿,都将有一片土地可以养活她,现在,这块土地将是她的家。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