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传奇故事 > 正文
秋香传说

  明朝正德年间,龙虎将军林风回凉州探望岳母老丈之后,带着一家人到天水平襄侯姜维墓前缅怀古时的英雄。

  随行军士护卫跑在前面站立在墓地四周,在侍卫的陪同下,林老爷和夫人带着儿子林志浩和女儿林奴儿跪拜在墓前,缅怀昔日忠君爱国的英雄!

  跪拜完毕之后,林奴儿和丫头石榴四处闲逛——在墓地下面有个平台,一个穿着古代士兵服装的小伙子正在耍弄着手中的长枪,四周围着一些人在那里吆喝鼓掌。

  林奴儿和石榴挤入人群,这小伙子抬头望着她,惊诧的喊道:“姜婉儿,怎么你在这里?”

  林奴儿一脸茫然,石榴大声斥责道:“喂,谁是姜婉儿?你这兵哥哥莫名其妙——”

  小伙子大声喊道:“我是徐瑑,难道你不认识了?哎呀,现在已经到了另一个时代,不会吧,这么容易就找到了小蝶的第二世!小姐,请问你贵姓?”

  林奴儿红着脸笑了笑——

  徐瑑手中突然闪出一把奇异的乐器,他弹着琴对着林奴儿深情的唱到:“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林夫人走了过来,石榴说道:“夫人,这兵哥哥对着小姐唱歌,还不怀好意的诡笑!”

  林夫人恶狠狠地望着徐瑑,徐瑑没有理她,依然深情的把歌曲唱完,四周的观众使劲鼓掌,林奴儿的脸更红了。

  “小姐,我们走,这兵哥哥太坏!”石榴说道。

  徐瑑冲到前面,大声问道:“小姐你贵姓,家住何处?”

  林夫人拉着林奴儿准备离开,几个侍卫围了过来!

  徐瑑朝这些侍卫一挤,迅速又来到林奴儿的身边,他大声问道:“小姐你贵姓,家住何处?”

  几个侍卫家丁围了过来,可是不论他们怎么拉,徐瑑仍跟在林奴儿身边,口中继续询问,林夫人发怒地吼道:“什么?你胆子也太大了!”

  “小姐,你今天不回答休想离开!”徐瑑耍赖道。

  林老爷发现了这边的异常,他大声吼道:“什么?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敢拦我林风的家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老爷一吼,徐瑑自然知道这小姐姓林,于是改口道:“林小姐,请问你家住何处,我徐瑑一定回来找你的?”

  几个家丁不断拿起拳头使劲砸徐瑑,徐瑑根本没有理他们——

  一群游人立刻围了上来——家丁打累了,徐瑑依然屹立不倒。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石榴大声骂道。

  “林小姐,你不回答我的问题,你休想离开。”徐瑑继续耍赖!

  “快说吧——你看这兵哥哥挨打了这么久!”有行人说道。

  “是啊,你看,你们的家丁快不行了!”一个胖大叔笑着说道。

  此言一出,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兵哥哥,你太执著了——太令人佩服了!”那个胖大叔说道。

  “多谢夸奖!”徐瑑抱拳谢道。

  众人又是一阵欢呼!

  林老爷怒不可遏地吼道:“给我往死了打!”

  十几个士兵刀剑往徐瑑身上招呼,徐瑑任凭他怎么砍——依然屹立不倒!

  众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过了片刻,林风对徐瑑喊道:“小子,你有种,如果你有诚意就到扬州城来找我们!”

  “好,一言为定!我徐瑑一定会来找你们!现在我给小姐留个纪念——”徐瑑拿出一块金牌递向林小姐!

  林奴儿犹豫着没有伸手,一个壮小伙接过金牌,看了一眼——

  林老爷问道:“浩儿,是什么金牌?”

  “父亲,金牌上刻着‘大蜀御赐仙将徐瑑’——”说着小伙子把金牌递给林老爷。

  林老爷看着金牌,上下打量着这胆大妄为的家伙,他惊异地问道:“这是你的金牌——你是御赐仙将?”

  “是的,林老爷!”徐瑑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你以为我不认识字,上面写的是‘大蜀’,蜀国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是‘大明’——这都不懂,还想来骗我!”

  “因为我是穿越时空而来的!”徐瑑说道。

  “真是一个疯子——我们走!”林老爷骂道。

  “林小姐,我徐瑑发誓一定会到扬州来找你的,咦,你是城东还是城西,有没有门牌号?有没有手机、电话号码?”徐瑑厚着脸皮问道。

  “哎,真是一个十足的疯子!”林老爷继续骂道。

  在马车之上,林夫人怒气未减,她低声骂了几句——可是林风却沉思了起来!

  来到前面的客栈,林风和儿子林志浩谈论着发生在南山的事情。

  “父亲,看来徐瑑可能来自古代,你看十几个侍卫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为父也有些怀疑,既然他穿越时空而来,为什么会要来找奴儿,他们可从来没有见过面——”

  “老爷,这兵哥哥开始望着小姐喊‘姜婉儿’,想必小姐长得特别像‘姜婉儿’他认错人了——”石榴说道。

  林奴儿没有说什么,手里摸着那块金牌。

  “这兵哥哥还说道:哎呀,现在已经到了另一个时代,不会吧,这么容易就找到了这小蝶的第二世——说明兵哥哥的确在找人!”石榴说道。

  “‘姜婉儿’是谁?那里是姜维的坟墓,证明姜婉儿可能是姜维的女儿甚至后人——可是这徐瑑究竟是何许人也?”林老爷自言自语地说道。

  “父亲,金牌上是大蜀御赐仙将,证明徐瑑是蜀国人,自然是跟随姜维出征打仗的将士——当然这如果是真的话!”林志浩说道。

  “好了,只要他真的到扬州来找我们,到时候自然就清楚了——如果是真的话,就太好了,现在朝廷奸贼当道,为父年初和朝中官员联名上奏,哎,可惜奸贼焦芳出卖了大家,为父现在处境十分不妙——前一段时间,南京兵部尚书袁浩提起了奴儿和他儿子的婚事,现在杀出了一个徐瑑,这可怎么办哦?”

  “奴妹还小,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林志浩说道。

  一行人过长安来到了山区,山高路陡逐渐进入了潼关天险,林风命军士前后照应缓缓而行——

  可是意外还是发生了,一辆马车宽的道路被从天而降的巨石挡住了,山壁悬崖处带倒刺的箭支呼啸而至。林风心里一怔,对车外骑马的林志浩喊道:“遭了,这是刘瑾奸贼的锦衣卫——浩儿,立刻带着妹妹突围,他们目标是为父,应该不会为难你们!”

  林志浩望着已经截断的山道,显得有些慌乱,他扭头望着巨石那边的妹妹奴儿——暴跳如雷的张望叹气!

  林夫人高声喊道:“奴儿,你们快逃——”

  林风大声骂道:“刘瑾奸贼,你祸国殃民、人神共愤——老夫给你拼了!”

  “哈哈哈,得罪公公的没有一个能活着。锦衣卫听着,斩杀林风全家一个不留——”一个锦衣卫高声喊道。

  看着父母陷入绝境,林志浩挥着长枪抵挡着,他们怎么可能是朝廷鹰犬“杀人机器”的对手——

  石榴大声骂了句:“狗屁仙将,现在小姐有难,你死到哪里去了!”

  林奴儿流着眼泪望着已经中箭的父母,眼前一黑!

  石榴抱着有些昏厥的林奴儿沿着绝壁边缘爬了下去,脚下一滑,两人摔下了悬崖!

  不知过了多久,石榴逐渐醒来,她看到小姐躺在旁边的草地上,她爬了过去使劲摇着小姐,林奴儿逐渐醒来,她急切地问道:“石榴,老爷他们呢?”

  “不知道——小姐你没事就好了!哎,那个狗屁仙将,现在死到哪里去了——”

  “算了,他怎么可能知道我们遭此大难——”林奴儿想站起来,可是全身剧痛,她只好躺下,片刻之后伤心绝望地哭泣了起来!

  “小姐,我们要活着离开这里——哎呀,老爷、夫人你们怎么样了?这可怎么办?”石榴傻眼了,说完两人抱头痛哭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们又昏睡了过去!石榴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四处传来蛙叫虫鸣,她惊恐地四处观望,可是除了漫天的星星,四周一片漆黑!

  第二天一早,石榴到河边去捧了些水给林奴儿,两人相互鼓励着找寻离开峡谷的出路,逐渐找到一些人家,有好心人把她们带到了镇上,面对陌生的环境,她们又该何去何从呢?

  “小姐,现在只有那个狗屁仙将能帮我们了——可是这家伙会在哪里?他究竟还在天水,还是已经往扬州去了,茫茫人海到哪里去找?”

  林奴儿不断叹着气,她拿出那块金牌,心里不断祈祷奇迹能够出现——

  过了半年,可怜的林奴儿被人贩卖到了南京秦淮河的青楼里面——虽然她还是每天抚摸着那块金牌,可是早已对奇迹出现不再抱有什么希望!

  在怡香楼她抗争过、逃跑过、绝食过,当然也被骂过、打过——就连这老鸹也搞不清楚,为什么这丫头宁肯卖入青楼也不愿意卖掉那块金牌?

  一天晚上,她和石榴躺在柴房里又深情地唱着那首《甜蜜蜜》:“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门外有人敲门,石榴打开之后看见一个老头站在外面。这老头笑了笑说道:“秋香,我是怡香楼乐师姓沈,以前我听你唱歌这首歌曲——真的非常有特色,我打算把它谱成乐曲,由你来演唱!怡香楼是什么样子,你们应该看清楚了——其实歌妓历来就有,只要你能展现才华,世人也是会尊重你的,李师师、薛涛她们虽然沦为艺妓,可是几百年过去了,人们依然尊重她们——”

  秋香想了想说道:“多谢沈乐师提醒,小女子以前学过几年诗词歌赋、书法绘画——”

  老乐师说道:“秋香,你如果信得过我这个老头,就把你的才能展示出来,我明天给你带来笔墨纸砚和乐器棋子——这老鸹对于你们的抵抗已经失去了耐心,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果然沈老头第二天带来了笔墨纸砚和乐器棋子,秋香在石榴的鼓励之下,提笔写下了那首《甜蜜蜜》的歌词!

  看着飘逸娟秀的字迹,沈老头赞不绝口——秋香用古筝弹奏起那首《甜蜜蜜》再次泪流满面地唱了起来!

  当沈老头拿着字迹找到老鸹,老鸹却说了句:“乱七八糟——没看懂!”

  “哈哈哈,没想到怡香楼还有这样的才女,真是意外啊!”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老鸹同意把这书法挂在走廊边上,当天有人驻足观看,开始打听这是谁的书法——

  后来一位才子把这书法好好夸耀了一番——老鸹喜出望外,让沈老头从秋香那里弄来了好几幅字画挂在走廊之上,迅速获得了不少好评,大家都打听这秋香究竟是何奇异女子!

  沈老头高兴极了,他到处借来书籍和乐谱,每天晚上到秋香的柴房去传授乐谱知识,秋香天生丽质,很快就学会了,更难得的是,她能随心所欲的演奏——加上有感而发的深情演唱,感动了不少身边的人。

  打听的人越来越多,有人出银子来买她的字画了,秋香的待遇逐渐提高了,再也不用干打水扫地的杂活了,有了一间自己的房间,成天她就在房间里看书绘画!

  随着赞誉声的到来,她逐渐恢复了信心和活力——后来有才子要和秋香较量书法棋艺,可是这些风流才子怎么可能懂得真正的书法棋艺,秋香自然就获胜了,在大家哈哈大笑之后,打赏银两就来了!

  在沈乐师的指导之下,秋香谱写好许多歌词——这歌曲明显差别与当时时代曲风,很快秋香的名字在秦淮河传播开来,随着各地才子的慕名而来,她成立了一个“甜蜜蜜棋艺会”,怡香楼逐渐成了书法才艺的交流之地!

  又过了半年的某一天,在苏州城西的一座广场之上,神秘小子徐瑑和几个露着胳膊的妹妹在台上又唱又跳。

  台下一群年轻人跟着欢呼吆喝,大家忘乎所以的时候,一只女人鞋子直接被甩上了台,徐瑑机敏闪开了,这鞋子直接砸在一名叫香香的年轻女子脸上——

  香香忍住心中的怒火,四处观望——徐瑑打量着台下的观众,当他看见一个花布胖妞的时候神色惊诧地喊道:“石榴,你怎么在这里?你小姐呢——”

  这胖妞大声骂道:“你这狗屁仙将,自己跟着漂亮妹妹瞎闹——没有良心的东西,都是小姐瞎了眼!”

  石榴这一吼,众人都有些发怒地望着自称要建立和谐社会的徐瑑,看来又是一个背信弃义的负心汉“陈世美”,顿时露出了鄙夷讥讽的神色望着昔日心目中的偶像英雄!

  徐瑑大声说道:“石榴,谁说我忘了林奴儿?这扬州我去过多少次,你们知道吗?我在大张旗鼓的要把仙将徐瑑搞出名,难道不是为了让你们能早日找到我,我已经派人到天水、潼关到处找你们——可是天水一别,你们不知去向,我在潼关发现了老爷夫人遇害,哎,可是你们不知去向,叫我怎么找到你们,好了,你来就好了,快告诉我这林小姐在哪里?”

  石榴放声大哭——香香尴尬了片刻,走了过来低声说道:“瑑,这是林小姐的丫环石榴?能找到她们就好了,你可以放心了!”

  “香香,带石榴回客栈休息——我们马上去找林奴儿!”徐瑑说道。

  “你这笨蛋,你找林奴儿肯定找不到,现在小姐叫秋香——”石榴抽噎着说道。

  “什么叫秋香,难道誉满千年的秋香就是林奴儿——不会吧,怎么可能?”徐瑑惊诧地喊道。

  祝枝山走了过来,他说道:“徐瑑兄,有件事对不起你——我在南京秦淮河怡香楼见过秋香,从她演唱的《甜蜜蜜》歌曲猜出她可能就是你到处寻找的林奴儿,我给她说你在这苏州的事情,她说,她已经堕落风尘,没脸再见你,知道你在苏州生活很好她很高兴——她说只要你去找她,她立刻就跳楼而死!这我又能告诉你吗——”

  “对,兵哥哥,小姐也不愿要我来找你,她说只要你去找她,她立刻跳楼而死!”石榴也说道。

  “瑑,那这该怎么办?哎呀,我想到了唐伯虎——”香香问道。

  徐瑑想了想说道:“以后秋香就是我的表妹了,当然石榴也是——现在快把这唐伯虎叫来!”

  旁边的一个丫头,跑去把唐伯虎叫来,徐瑑望着唐伯虎大声说道:“唐兄,我已经认了秋香做表妹,自然你唐伯虎就是表弟了——”

  “徐兄,表哥你真的有秋香的消息了——”

  “真没有想到我在天水认识的林奴儿就是林秋香,哈哈哈,这《唐伯虎点秋香》果然有戏了——走,收拾一下,我们到南京去会一会名声远播的秋香!”

  “表哥,小姐看见你会不高兴的!”石榴说道。

  “这简单,我不让她看见就行了——我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

  唐伯虎以前听徐瑑说过《唐伯虎点秋香》的故事,自然期望自己就是那个风流倜傥的风流才子——

  一行人赶着马车来到南京秦淮河,徐瑑让唐伯虎去试探情况,自己和香香、石榴在对面的迎宾来酒楼等候消息!

  过了一阵子,唐伯虎摇着头过来了,他说道:“秋香已经炙手可热,根本没有把我唐伯虎放在眼里!”

  “要有耐心,不要忘了,我们这里还有一个‘卧底’——”徐瑑望着石榴!

  “表哥,你这什么意思,你准备把秋香介绍给唐公子?”石榴问道。

  “石榴,在天水我把秋香当成了我要找的人——不要以为我在乱说,给你们看一样东西!”徐瑑拿出一张照片递给石榴!

  石榴惊异的喊道:“表哥,你怎么有小姐的画像?”

  “怎么样?连天天跟在秋香身边的人都会认错,我认错了很正常——”

  “可是表哥你为什么不来救我们——”石榴埋怨道。

  “我又没有跟着你们,怎么知道你们出事了——当我赶到扬州发现将军府已经一片混乱,知道出事了,原路返回在潼关发现了出事地点,我发誓一定会铲除刘瑾奸贼为小姐一家报仇!”

  “哦,我们错怪你了——”

  “唐表弟,你拿几张字画让石榴带回去,请石榴帮你说几句赞誉之词,自然你机会就多多了——石榴,你记着千万不要说已经找到我了!只要唐表弟和秋香人熟了,那时候我在出现,这岂不皆大欢喜!”

  “好主意——”石榴笑道。

  “只怕这小姐过于聪明,你这丫头是骗不过去的!”香香笑道。

  “香香姐,放心,我们早已是生死姐妹了!”

  “石榴,我给你一点银子好用——”徐瑑说道。

  “你就别出丑了,你银子上都有三国时代的印字,你以为秋香表妹像你这么傻啊!”

  “对,是我傻!”徐瑑傻笑道。

  经过石榴的暗中撮合,唐伯虎和秋香逐渐熟悉了起来,秋香也怀疑石榴为什么会帮这唐伯虎,毕竟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

  唐伯虎经常往怡香楼里跑,两人也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再说自己能有多少银子——何况银子都是徐瑑赞助的。

  徐瑑和香香商量,香香说道:“瑑,我想经过人生波折,秋香对于感情已经有些麻木或者说不太相信了,只有你亲自出马才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毕竟这是她的心病!”

  “你乱说什么,我难道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吗?再说你皇兄会同意吗,我怎么向神仙先祖交代,只有《唐伯虎点秋香》难道还有别的哪个人——”

  “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看来我只有为秋香报仇把怡香楼端了,这样她才能脱离那个环境,毕竟在这风月场所,谁又敢相信刻骨铭心爱情的出现——不过都是些虚情假意的风流才子而已!”

  商量好之后,徐瑑让唐伯虎在苏州做好准备,自己和香香带着华文来到南京秦淮河,首先让华文跑到兵部去向他父亲华蒙报信!

  石榴带着他们来到怡香楼门口,石榴大声喊道:“小姐,他来了,兵哥哥真的来了!”说完冲进了怡香楼!

  徐瑑带着香香快步踏入怡香楼,大堂里面几十个年轻小伙子在高声狂喊:“我爱秋香——秋香我爱你!”

  这时一个穿着花枝招展的女子正在二楼唱着那首《甜蜜蜜》——

  石榴跑上楼,对着那女子喊道:“小姐,兵哥哥真的来了——”

  这女子停下歌唱,两眼惊诧地望着刚进门的年轻男子——她踌躇了一瞬,面带微笑,猛地翻身从楼上跳了下来——石榴冲过去一抓,可是没有抓到,她高声尖叫道:“小姐,不要——”

  所有的人都惊诧地喊道:“不要,秋香不要——”

  多亏徐瑑反应灵敏,他疾步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即将落地的秋香,把秋香从死神面前救了回来!

  秋香含着泪花,深情地望着徐瑑——徐瑑笑了笑,把她放在了旁边的椅子上,香香立刻过来安慰!

  众人都热烈欢呼鼓掌——

  可是徐瑑猛地在一张桌子一拍,这桌子啪地一声出现了一个镂空的掌印,同时地板上也出现一个深深的掌印,他大声喊了句:“老子是来砸场子的,闲杂人等迅速离开!”

  大家都惊异地望着徐瑑——

  一个女人尖叫道:“是哪个敢来砸老娘的场子?”

  徐瑑身影一闪,啪啪啪给了这女人三个巴掌——这女人气得哇哇叫,“这场子是巡抚大人罩着的——快去叫巡抚刘大人!”

  一个跟班迅速冲上楼——

  这女人望着几个大汉吼道:“这群饭桶,上噻,给老娘把大胆狂徒拿下——”

  几个大汉冲了过来,徐瑑瞬间更换了服装,手中闪现一柄银光四射的长枪,左右一晃,几个大汉立刻滚到一边去了——

  一个声音高声喊道:“谁敢在这南京撒野!”片刻之后,一个胖汉出现在二楼楼梯口!

  恶女人走到胖汉身边说道:“刘大人这个家伙一点不给你面子,居然来砸你的场子——”

  “巡抚大人,你居然出现在这风花雪月之地,还是这藏污纳垢之地的保护神,你的胆子还真不小,有没有把这大明律例放在眼里?”徐瑑大声说道。

  “你是谁?哎呀,你是苏州的徐瑑,你神仙日子不过跑到这里来倒什么乱,哈哈哈,你在苏州不是已经有了五个如花似玉的妹妹,今天又在在这里‘一怒为红颜’——也不怕别人笑话!”胖子嘲笑道。

  “你这混账东西,你再胡说,本公主立刻让你横尸当场!”香香大声训斥道。

  “你就是香香长公主——”刘巡抚立刻就傻了,他惊诧地喊道:“香香长公主在此,大家跪下行礼!”

  在刘巡抚的带领下,所有人员都跪下请安——

  “刘巡抚,请你把刚才的话说清楚!”香香责问道。

  刘巡抚傻眼了,自己出现在这秦淮河青楼被长公主逮个正着,还有刚才冒犯了这未来的“驸马爷”,他全身颤抖地说道:“对不起,仙将大侠,在下有眼无珠——这青楼早就该拆了,在下正在这里巡查暗访,果然藏污纳垢,马上就查封!”

  “巡抚大人,你的事情会有吏部的人来找你,我只想给你说,你知道这秋香的身世吗,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徐瑑说道。

  显然大家都不会知道——

  “这位秋香表妹就是兵部龙虎将军林风的女儿,她父母和哥哥在陕西潼关被奸贼所害——”徐瑑大声说道。

  听着徐瑑提起父母的悲惨情形,秋香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石榴大声喊道:“老爷、夫人、大少爷就是被锦衣卫残害的,我石榴亲自作证,我和小姐走投无路跳下了悬崖——”

  “巡抚大人,这样的悲剧难道还要继续再演?”

  “你什么身份居然敢这样问?”刘巡抚问道。

  “巡抚大人,你如果遇到这幕后主使,你告诉他,我徐瑑来到大明王朝辅佐皇帝陛下就是来歼灭这些祸国殃民的奸贼的——让他们洗干净脖子等着!”

  “可是、可是——”长公主在这里他也不敢乱说!

  “首先为秋香表妹报仇的,石榴,这里哪些人欺负过你们?”

  石榴指着这老鸹——老鸹早已吓得魂飞魄散!

  “石榴,你去给这老鸹二十个巴掌——”徐瑑喊道。

  石榴走了过去,啪啪啪就是几巴掌,老鸹连一个屁也不敢放!

  这时候门外一阵喧哗,华蒙带着华文走了进来,他一眼就看见了旁边站着的刘巡抚——他招呼道:“巡抚大人,你怎么也在这里?”

  刘巡抚笑了笑说道:“本巡抚正协同长公主处理欺负秋香的奸贼!”

  华蒙看见徐瑑坐在堂中,他笑了笑点了点头——

  石榴打了十几巴掌——徐瑑看着石榴打着也挺辛苦的,过去给了她猛地一巴掌,接着给了这些大汉几巴掌!

  徐瑑说道:“现在我把秋香带走了——接下来的事情由巡抚大人处理!”

  刘巡抚望着徐瑑,又望了望华蒙——华蒙大声宣布道:“现在宣布:怡香楼已被查封,所有人员在结清待遇之后可以自由离开,以前的什么卖身契全部作废!”

  “太好了——”几个女子高声喊道。

  “现在由李巡逻兵长留下处理怡香楼事情——”华蒙宣布道。

  香香跟着秋香到楼上去收拾东西,刘巡抚趁机溜了。

  过了一会儿,袁浩赶过来了——

  徐瑑说了一下大体情况,袁浩大声自责道:“奴儿,我和你父亲是生死之交——哎,你们家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这个叔父真是太惭愧了,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秋香望着袁浩,她说道:“我不知道叔父的地址?”

  “真对不起,奴儿,你先到我家里去歇息吧——我正想和徐瑑兄商量一些事情!”

  来到袁浩的家中,袁浩家人自然对香香和秋香关怀备至!

  来到密室,袁浩说道:“徐瑑,你已经公开叫板要和奸贼决战,我会向皇上写奏章,可是这奏章有可能落入奸贼之手,我也会向兵部阎尚书写报告,希望他能向陛下推荐你——现在关键在陛下究竟是站在哪一边,如果他要用你,铲除奸逆也相当容易,如果他根本就不相信你,或者他就甘于这样,你能有什么办法?”

  徐瑑点了点头。

  “有些事情太过分了,即便陛下想用你,迫于舆论压力,最终也可能放弃——当然一年半载你又要弄出一些事情出来,证明你这仙将大侠的存在!”

  “多谢袁前辈的指点——这奸贼会不会找你的麻烦?”

  “你放心吧,先父袁彬在'土木堡之变'中跟随英宗,后来回到中原在景太八年复辟成功,英宗赐封先父为锦衣卫指挥使,封为光禄大夫上柱国左军都督——刘瑾奸贼再猖狂,先皇的圣旨诏书还是不敢动的!你也应该知道了,自从永乐迁都之后,南京也留下了五部协同京都五部处理朝政,说得直白一点,我们南京兵部不过是进行南京巡逻、城防而已,没有多少兵权,你只有到了京都兵部才可能和奸贼抗衡——当然我会努力推荐你的!”

  到了第三天,他们来到了苏州。

  华虎最先得到消息,激动地跑来迎接,唐伯虎也来了——

  秋香猛地低着头,自然一切都明白了!

  “秋香表妹,这就是你的崇拜者,江南才子唐伯虎——咦,听说他时常慕名来给你捧场哦!”徐瑑大声说道。

  秋香微着施礼说道:“表哥,原来是你在幕后捣乱,我也感到奇怪,这石榴怎么可能老是帮着唐公子呢——”

  “唐表弟,你把‘三笑留情’的传说,给秋香说一说噻——真是太高兴了,我居然真的见到了‘千年传说’的主人公!”徐瑑说道。

  “表哥,你说什么‘三笑留情’?”秋香问道。

  “由唐伯虎亲自告诉你吧,这就是关于你和唐伯虎的传说故事哦!真正的是传说促成了传说——”

  来到客栈,几个丫环也在——

  唐伯虎走到秋香面前认真的说道:“小生唐伯虎对秋香姑娘的仰慕犹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

  我靠,这家伙怎么可能会知道《鹿鼎记》里面韦小宝的台词!

  “小女子曾听沈画师提过唐公子——”

  “对,我们还是师兄妹——师妹,唐伯虎对你的仰慕犹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

  “切,不是说过一遍了嘛!”菊儿取笑道。

  “师妹,唐伯虎对你的仰慕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众人哈哈笑——秋香也嫣然一笑!

  “唐伯虎,把你那天写的情书当着秋香抒发一下。哇塞,可是太肉麻了——估计大家都会晕倒!”

  唐伯虎脸皮厚了起来,大声抒发道:“我画蓝江水悠悠,爱晚亭上枫叶稠。秋月融融照佛寺,香烟袅袅绕经楼——前面四个字加起来就是‘我爱秋香’!”

  秋香一听开心的笑着——

  自今以后,《唐伯虎点秋香》的故事开始迅速蔓延——唐伯虎名气大振,书法字画价格直线上升!

  有时秋香还去捧场,前来买画的的相当的多——

  唐伯虎高兴极了,成天跑来找秋香到处去耍,可羡慕死了其他的美女帅哥。

  过了几天,唐伯虎牵着着秋香跑来找徐瑑!

  “唐兄,你真厉害——一下子就把才貌双全的漂亮妹妹骗到手了!”

  “这是给你这表哥学的——这叫乘胜追击,现在竞争这么激烈,我唐伯虎也就先下手为强!”

  “表弟、表妹,我请你帮我做一件事情——请你们为我和表嫂画一幅画,记着你们都要签名——我要拿到五百年之后到处炫耀——哇塞,我有一张绝无仅有的唐伯虎和秋香联名的画像,画的还是我和明朝的香香公主——这绝对成为国宝级的!哈哈哈——这太绝了!”徐瑑大声说道。

  “我和秋香准备要结婚了,请表哥表嫂早点来——”说完唐伯虎递给一张请柬,这请柬是唐伯虎自己写的!

  徐瑑望着这请柬,心里不断思量——我靠,这不又是一份珍贵的古董字画嘛!

  花了三天时间,香香要秋香画了好几张,唐伯虎也为徐瑑画了好几张——徐瑑激动极了,成天对着这些字画不断欣赏!香香也笑嘻嘻的对着自己的画像——

  唐伯虎和秋香的婚礼开始了——

  徐瑑和香香来到君悦酒楼。

  唐伯虎父母和妹妹都已去世,就祝枝山几个难兄难弟。

  祝枝山来了,这家伙取笑唐伯虎和秋香,其实也是羡慕甚至嫉妒唐伯虎有这样的桃花运,当场作了一首诗:“晃玉摇金小扇图,五云楼阁女仙居;行间看过秋香字,知是成都薛校书。”

  这明为赞美秋香字画,实际却在揭秋香的伤疤——

  唐伯虎和秋香的恩师明朝鼎鼎大名的画家沈周也来了,这大师当众泼墨也就来了一副丹青画,并在上面提下:“临江仙题林奴儿山水画:‘舞韵歌声都折起,丹青留下芳名。’

  唐伯虎高兴极了立刻来了一副《秋香执扇图》——

  还来了一首诗《一年歌》:一年三百六十日,春夏秋冬各九十;冬寒夏热最难当,寒则如刀热如炙。春三秋九号温和,天气温和风雨多;一年细算良辰少,况又难逢美景何?美景良辰倘遭遇,又有赏心并乐事;不烧高烛对芳尊,也是虚生在人世。古人有言亦达哉,劝人秉烛夜游来;春宵一刻千金价,我道千金买不回。

  众人一听都哈哈大笑的赞叹不绝。

  文徵明也急性草书一副,我靠,龙飞凤舞没几个字看得懂——

  周文宾不知跑到哪里去了,这家伙一直神神秘秘的!

  徐瑑说道:“香香,我们算是太有运气了,能见到明朝这些大画师,要知道他们的作品都是极品——”

  “什么极品——徐兄你在搞什么神秘!”祝枝山问道。

  “我是说,你们几位的作品,到五百年后都是大家争抢的极品——这价值也就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徐兄,你不要老是五百年以后!五百年以后我们这几个早就——哈哈哈了,不过能名传千古也不错——可是自己看不到,这有什么意思!”

  “各位大师,能看到你们当场作画、写诗,我心里无比激动——你们可是明朝书法绘画的代表,世人敬仰的楷模!我对你们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

  “没想到,徐瑑兄也会来这些好听的!”文徵明笑道。

  “这不是唐伯虎已经说过了嘛——拾人牙慧没有创意!”香香取笑道。

  众人一听也就哈哈大笑。

  几位大师齐聚一起,可谓苏州城的一大幸事,客栈外面围着无数的粉丝——几个富贵人当场开始掏钱买画!

  有这赫赫有名的沈周画家在场,这价格直线往上冒——

  华文、华虎两个活宝一唱一和相互打趣,引得众人不断发笑!

  “梅兰竹菊”在门口表演了舞蹈,接下来李逍遥和刘海涛激情高歌几曲——

  唐伯虎演唱了一首《我爱秋香》歌曲,想必就是秋香和唐伯虎一起写的。

  首先是文徵明的狂草,这字一展出,众人就欢呼——

  有人开价五十两,立刻有人八十两——结果以一百两成交。

  文徵明高兴极了,当场把这一百两作为贺礼送给唐伯虎,唐伯虎高兴极了。

  祝枝山的字,也被八十两被人买走——祝枝山有些失望。

  唐伯虎的《秋香执扇图》几经折腾被人以两百两买走——香香怂恿秋香当场作画,这秋香乘势画了一幅丹青图,也被别人开价八十两买走!

  最后是沈周的墨宝,不愧是名声远播的大师,起价就是两百了,结果立刻就飙升到四百两,结果以六百两成交。

  当然沈周也把这六百两交给唐伯虎,唐伯虎和秋香高兴得合不拢嘴——

  唐伯虎当场说了许多感激大家的话。

  后来徐瑑参加太湖“天下无敌”江湖挑战赛之后名声大振,他被赐封为大明仙将、龙虎将军之后跟着皇帝朱厚照到处建功立业去了——

  唐伯虎和秋香在苏州经营者一个书画摊,随着唐伯虎的知名度逐渐上升,他们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

  虽然才子佳人令人羡慕,可是秋香的经历一直让唐伯虎耿耿于怀,当他二十九岁获得解元第一名之后,在苏州早已家喻户晓——面对一些风言风语,他也有些动摇。

  唐伯虎成天钻研书法艺术,生活不能自我照料,成天显得呆呐——

  你想,成天面对一个呆头呆脑的“艺术家”生活没有多少情趣,何况秋香是见多识广的女中才子!

  秋香一直默默承受着,直到有一天他们大吵之后,秋香收拾服装离开了苏州,消失在茫茫人海——

  唐伯虎不断后悔,他失魂落魄地四处找寻,可是却毫无秋香的音讯,他来到京都,找到表哥徐瑑,在他强烈的要求之下,徐瑑请求皇帝朱厚照搞了一个“科举舞弊案”把唐伯虎贬到江浙任小吏,唐伯虎没有去上任,而是到富春江,他潜心进行书画——后来果然成为一代大家!

  由于沈乐师时常到苏州去看望秋香,自然就知道唐伯虎的事情,在秋香离开消失过后,把自己的孙女嫁给了唐伯虎,这就是歌妓沈九娘——后来唐伯虎有了一个女儿,三人相互照料漂泊四方,

  知道了唐伯虎和秋香的结局,徐瑑感叹道:在自己那个时代,也有许多“金童玉女”和“郎才女貌”的绝配,可是留给他们的确是三五次的婚变——难道这历来就是娱乐圈的“魔咒”!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