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传奇故事 > 正文
莫漠

    漠北的冬日里寒风如铁一阵狂风吹过便从天上刮下一大片白簌簌地落在地上如同层层叠叠纷纷死去的蝶。远处一队似乎要与这冰天雪地融为一体的白马骑士呼啸而来那纷至沓来的马蹄毫不留情地蹂躏着那片洁白马上一身白裘的骑士更是无心欣赏这茫茫雪景他们精锐的目光只是直视着前方而手上不停挥舞的马鞭却暴露了他们的一丝慌乱。路边一位身负古朴长剑却不脱稚嫩的少年望着那队让人望而生畏的骑士远去既激动又羡慕地感叹道“太帅了师傅等我出师了你就送我一匹白马一身白裘吧行不行嘛师傅”立在少年身边的老者同样一直望着那队骑士徒弟对他说的话好像被大风吹跑了一样只是望着那远去一片肃杀的白良久才缓缓叹了一句“肃杀堡这次派出这么多的狮裘骑士只怕漠北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关于漠北武林第一人莫铁心的传说已经流传了数十载无论是他十八岁时单刀骑马连挑苍狼山十八大盗还是而立之年一手创立了日后称霸漠北的肃杀堡都深深地印在了每个漠北好汉的脑海中。只是这位传奇人物此时却满脸愁容地坐在篝火边华贵的狮裘大氅没能遮住他的大肚腩只有手掌上那厚厚的老茧和眼神里偶然间流露出的杀意才提醒着人们这位威严的老者也是位过硬的练家子。

    莫铁心接过手下递来的烤肉奔波了一天的他只浅浅地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烤肉伸手向腰间摸去传来的却是酒袋空荡荡的触感老人的愁眉不禁又重了几分。“义父喝我的吧。”莫铁心的义子莫忘恩总是能及时地为他解决难题不论是杀敌还是为他送酒因此莫铁心也及为放心地将肃杀堡最精锐的狮裘骑士交给他打理。莫铁心一口气喝了半袋子最醇的马奶酒但是脸上的愁容却丝毫没有削减重重地长叹了一声“恩儿啊咱们今晚不要休息了连夜赶路力争早日赶到兰州城。我们得先一步在兰州城布置一番以便接应你二叔这一次千万不能有什么差错否则我那苦命的孩儿可就......唉”莫忘恩接过义父手中残余的酒默默地一口喝光转身朝着那些龙精虎猛的狮裘骑士喝道“儿郎们上马杀向兰州城”

    莫铁心及肃杀堡虽然称霸漠北但也并非一家独大还有几大势力与之相互掣肘兰州城的林家就是之一。按说莫铁心虽然老了可也不会糊涂到只带这么点人就敢杀到死对头林家的大本营着实令人费解。

     其实这件事还得从两个月前说起。莫铁心虽然壮年时期就成家立业、威名远扬可是直到晚年才盼来一个儿子这个孩子的降临让莫铁心兴奋地连摆十天宴席广邀天下豪客来见证肃杀堡的后继之主。可是就在莫铁心为麟儿准备满月酒的前一天肃杀堡的小少主却被人下了奇毒焚心散只有去天山采来雪莲才能解救莫铁心一边安排自己的弟弟莫初心带人前往天山采雪莲一边会同莫忘恩着手排查下毒的内奸。就在杀了几个堡中劳苦功高的老人还是一无进展的时候莫铁心突然收到弟弟的飞鸽传书信上说他们虽然采到了雪莲可是在归程进入兰州境内时却遭到了截杀请求堡中精锐立刻前往兰州支援。于是莫铁心情急之下才匆匆点了保重最精锐的骑士前去保护雪莲。

    是夜莫铁心一群人披星戴月地飞奔似乎什么也不能阻挡他们前进的步伐。突然前方传来一阵厮杀声莫铁心挥手示意停下放眼望去依稀只见到一群杀手追着前面几个伤痕累累的汉子进行厮杀被追杀者一边抵抗一边向莫铁心他们呼救只是漠北的夜太黑如同天上的墨河倒灌人间连地上的雪都失了本来的颜色掩盖住的还有求救者的面容而夜晚呼啸的风也把对方的呼救声刮得支离破碎能听到的只有“救命”“日后必有重谢”之类的哀嚎。

    这时一个骑士拔出马刀正等着请求堡主下达救人的命令。突然莫忘恩冲他大吼道“你小子想逞什么英雄赶路要紧现在没功夫管这些闲事”“我...”热血的骑士正欲争辩莫铁心却沉吟一声“嗯...恩儿说的对咱们现在没功夫管别人的闲事早日赶到兰州才要紧走”那个骑士无奈只得把锋利的马刀再送进刀鞘长叹了一口气这才连挥马鞭向着大部队奔去。

    三日后一老一少两师徒慢悠悠地出现在这片曾经有过厮杀流过鲜血葬送过生命的雪原那少年剑客却挥舞着那把古朴长剑向他的老师傅“恶狠狠”地威胁道“师傅要是到了兰州城你不给我买白马和白色大裘我就把咱们这代代相传的宝剑给卖了自己去买哼哼。”老头子嘴上发狠说剑在人在剑亡人亡一只手却偷偷摸了摸干瘪的钱袋子心中发苦看来只好去街头卖艺攒钱给这娃娃完了心愿。就在老头子心中盘算着是胸口碎大石还是钢枪扎喉的时候少年剑客却大叫一声“师傅快看有匹白马朝咱们跑来了咦马上还有个人”

    当莫铁心从兰州城里的噩梦醒来的时候却惊奇地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破庙中刚刚痛吟一声就听见一个稚嫩中透着几分焦急的声音“师傅师傅他醒了你快来看看。”随后就被一位老者扶起还没等他道谢那个稚嫩的声音由远及近一个少年剑客跑到他面前眨巴着眼睛祈求道“这位大爷我师傅说你受伤太严重已经快不行了那你那匹白马孤零零的太可怜了能不能送给我啊我一定会好好对他的..."“淳儿不许乱说”少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师傅气冲冲地打断了。莫铁心惨然一笑长叹道“小兄弟莫某没想到临死之前还能见到你与令师这等侠义之人那匹白马你就牵去吧”那少年满心欢喜正准备道谢却被师傅一掌给拂到一边老头子犹豫半天还是向莫铁心说出了自己的疑问--高高在上的肃杀堡堡主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莫铁心长叹一声缓缓说出了其中的所有原委原来莫忘恩就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他怨恨莫铁心小儿子的出世夺走了本来属于他的堡主之位于是向小堡主下毒又与兰州林家勾结半路截杀前去采寻雪莲的莫初心接着又陷害铲除了忠于莫铁心的老兄弟。而一直由他管理的狮裘骑士也大半被他收买以致在兰州城突然发难联合林家将忠于莫铁心的狮裘骑士斩杀殆尽莫铁心靠着死士的拼命保护才得以逃脱却也是受伤过重命不久矣。“可恨啊林家主那个老狐狸告诉我原来那晚在这被追杀的就是我的二弟他们被莫忘恩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出卖不得已只好绕过兰州城我还以为他们是无关紧要的人却没想到我因为自己的冷漠葬送了一切我好恨啊”莫铁心说到伤心处如同一头怒狮仰天长啸却引动内伤一口淤血喷出就这么死在了老剑客的怀里。老剑客望着屋外不停地抚摸着白马的徒弟挣扎了半天看着怀里已经死去的悲情枭雄喃喃道“莫堡主啊莫堡主这匹上等白龙驹老头子我一辈子都买不起你就这么送给了淳儿完了他最大的心愿。也罢老头子一身玄冰内功正好可以克制焚心散的毒性就往肃杀堡走一遭舍了这把老骨头保你莫家不致绝后就当报答你的恩情吧”

    “啪”赵淳一合折扇得意道“师弟师兄今天这故事说的还可以吧”“喂师兄你说的这是什么破故事吗一点都不好听怎么里面的人还跟我一个姓你肯定在取笑我”山中一座竹屋外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气冲冲地冲着他的师兄发牢骚可他那位师兄却身负古朴长剑飘然远去头也不回地说到“小莫漠啊师兄要去卖艺了你这小家伙饭量太大了师兄我攒着买白裘的钱都被你吃光了再不努力挣钱咱们迟早得喝西北风。对了在家别忘了给师傅上炷香再给小白喂点草不要偷懒啊小白最近都瘦了....."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