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传奇故事 > 正文
绝情黄山

一个阴雨绵绵的傍晚,在黄山风景区的一个路段上,突然传出一声毛骨悚然的惊呼:“快来人哪——救命啊!”这声音在山间久久回荡。因现在是旅游淡季游客稀少,估计不一定有人听见。循声望去,呼喊的男子十分着急,恐惧万分地望着身下的万丈深渊。“快来人哪——救命啊!”他又大声喊了起来。这时有对年轻夫妇走了过来,焦急地问:“怎么了,怎么了?”“我妻子掉、掉下去了!”他指着下面说。“啊——”他们听了惊得浑身发怵。这里是险要路段,石阶上竖着明显的警告牌。“快打110啊!”他们提醒道。“噢,对,对!”男子马上掏出手机。

一会儿警察和搜救队员们上来了。“你妻子怎么会掉下去的?”警察问。男子“她脚下一滑,便``````”“你没看见这里是险要路段?怎么不搀好她?”警察严肃地问。“我、我内急,转身在解、解``````”他话说得结结巴巴,“叫她别、别动,可她``````”“从什么地方掉下去的?”“这、这里。”警察探出身子朝下看了看:“掉到这么深的山谷,看来凶多吉少,你要作好思想准备。但我们还是要帮你寻找。”说着他和搜救队员们商量了一下后便同那个男子一起下去了。

他们整整找了三天,没找到他妻子的影踪。那男子急得双脚直跳:“怎么会不见她人影?就是摔死了也应该有尸体啊!”警察解释道:“这里的地形太复杂了,地方又怎么大,各种意想不到的情况都可能会发生,靠我们这些人十天半月也搜不过来。这样吧——你先回去,我们继续找,找到了会马上通知你的。”“叫我回去怎么交代呀?呜``````”他失声大哭。“让搜救队给你出个证明就是了。不过你要作好最坏的思想准备。”男子哭哭啼啼地走了。

这名男子叫凌志华,是金辉实业公司的副总,掉下悬崖的是公司的总经理、他妻子金萍,他们是为生意上的事一起来安徽的,顺便兴趣盎然地游览黄山,没想却乐极生悲,出了这么桩大事情!

凌志华失魂落魄地回到公司,哭着把事情告诉了义父程忠。程忠不听犹可,一听急得两眼发直,差些昏死过去,回过神狠狠抽了他一耳光子,怒不可遏骂:“畜牲!你怎么还有脸回来?怎么不从山上跳下去跟阿萍一起死?”“扑通”一声凌志华跪了下来,泪流满面:“我是想去死,可不能没人回来报信。”他战战兢兢拿出那张搜救队的证明,“搜救队搜了整整三天,却没找到阿萍,他们说``````”

“说个屁!”程忠一脚将他踢翻在地:“你这个混蛋!再给我回去找——我要活着见人,死了见尸!”“是,是,我马上回去!”他爬起来磕头如捣蒜,“我这就去,这就去!”“慢!”程叔一声断喝,“我和你一起去——”他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求菩萨保佑,但愿阿萍能大难不死!不然叫我怎么向她九泉之下的父母交代啊——呜``````”程叔止不住老泪纵横。

程忠是和金萍父母一起打拼创建公司的老员工。金萍的母亲不幸死于癌症,她父亲金辉又不幸惨遭车祸,弥留之际把女儿托付给程忠,让女儿拜他为义父。

程忠忠心耿耿地辅助少主,就是金萍结了婚他还不放心,不时敲打凌志华,不让金萍受一丁点儿的委屈。现在出这么大的事情,他能不胆战心惊、火烧火燎吗?

他们当即坐飞机去黄山,找到搜救队,程忠拿出十万块钱丢在桌上,恳求说:“请你们务必要找到我义女,我要活着见人,死着见尸。”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搜救队员们拍胸脯保证:“我们一定像篦头发一样去寻找,不找到你义女誓不罢休!”他们立即带着干粮和饮水下了山。

整整十天,搜救队员们吃在山谷睡在山谷,可遗憾的是仍一无收获!这就怪了,难道金萍飞到天上去了?在总结分析会上,有人提出:“最近有猎人看到野猪频频出没,莫非``````”此人话一出口立即引来多人附和:“是啊,现在只有被野兽吃了的一种解释。”“不一定是野猪,还有其他食肉动物,也有可能是狼,还有豹子。”程忠听了身子一阵阵发寒,心想,是啊,不然怎么会找不到义女呢?

半个月后程忠和凌志华怏怏而归。凌志华几乎天天以泪洗面,甚至痴痴呆呆地重复这几句话:“我真混,怎么只顾自己解手不顾阿萍呢?真混,真混!”程忠泪早已流干,整日眉头锁紧,思绪烦乱。

时间很快,两年过去了。按照法律规定,凌志华去公安局报了妻子死亡,然后给妻子做了个衣冠冢,立了坟碑,上刻“爱妻金萍之墓。夫凌志华立。”可能怕伤心的缘故,程忠没去上过一次坟,只是把义女的一张生活照置在自己办公桌上,天天看着她,和她说着悄悄话。

凌志华渐渐从悲伤中解脱出来,因为他现在是总经理了,每天要面对繁忙的工作。有好心人劝他再续娶一个,他总是头摇得似拨浪鼓。倒是程忠善解人意,劝他说:“志华啊,以前我确实恨你,现在想想这也是天意,只能怪阿萍没这个福气。唉,人死不能复生,如果你有合适的就再找一个吧,再说你这么忙,总要有个帮手吧,义父年纪大了,帮不上你啊。”但他还是没答应,坚决说:“我不能这样做,不然就对不起阿萍,要自责一辈子的。”程忠听了很是感动:“那、那就过段日子再说吧。”

这天程忠又来了,还拿来一张相片:“志华,你看看——这是我一个朋友的女儿,长得漂亮吗?还是北大的高材生呢,我看跟你倒是蛮般配的。”凌志华不想看,程忠把相片硬塞到他眼前。他无奈看了。这一看,看得他脸上放了光!“嗯,是蛮漂亮的,只是``````”“只是什么?你一个堂堂的亿万财产的总经理还怕配不上她?不是吹,像你这样的条件,十八岁的黄花闺女也肯嫁!”他听了不由笑了。“怎么样,义父给你做媒。她叫黄芳,跟他丈夫刚离了婚。”一听她是离婚的,凌志华笑得更灿烂了:“条件倒是和我差不多。”“那我就让她跟你见见面?”“那、那就有义父作主吧。”

翌日程忠便把黄芳带了来。凌志华一看,呵,人比照片上还漂亮!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小小的嘴吧,皮肤白皙,胸脯饱满,腰肢如不舞的杨柳,一开口,清脆明亮,似珠落玉盘!凌志华的骨头都要酥了。

很快两人便进入了热恋阶段。程忠见了笑在脸上,喜在心里,不时关照凌志华:“你可要千方百计讨好她唷,别让她飞了。”凌志华连连颔首:“我知道,知道!义父你尽管放心,我会抓紧的。”

凌志华嘴里虽这么说,可常常感到力不从心,因为这黄芳滑得像条泥鳅!你要跟她亲热,只限于牵手,若想跟她接个吻,或再进一步,她便“哧溜”一下离了你!问她为啥不肯?她噘着鲜红的小嘴说:“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一旦得到了便把女人看轻,不当一回事。”他越得不到她,心里就越痒痒,便照义父说的尽量巴结她、满足她。

这天他请她吃饭,一高兴多喝了几杯,头有点晕,色迷迷地望着她说:“今天我到宾馆开间房,咱们``````”出乎他意料,她竟答应了:“好啊——”她今天也喝多了,脸红得像朵盛开的海棠。他高兴得跳起来,忙小心地扶她出去,到他那辆宝马车旁,殷勤地为她拉开车门。

到了宾馆的房间,他急煞煞地抱着她要干那事。她使劲将他推开,沉着脸说:“我要问你一件事,你一定要说老实话,因为这关系到我和你今后的事。”他忙说:“好,好,你问吧。”“你老婆是怎么死的?是不是被你推下山去的?”他一惊,脸陡变色:“你听谁说的?”谁说的?是我的猜测。你看你——做贼心虚吓得脸色都变了?按常理,在山上游玩丈夫怎么会不保护好自己的妻子?分明你要达到某种目的才下此毒手!”“你瞎说,瞎说!”他竭力反驳,“你说这话可要有证据。”“要什么证据?你煞白的脸就是最好的证据!听说搜救队一直没找到你妻子的尸体,我看她八成是被人救了,你不怕她哪一天会来找你吗?”他一听着了慌,极力分辩:“不可能,搜救队的人说她被野兽吃了。”“野兽吃了,怎么没留下一滴血?还有衣服、鞋子等物件?”

他怕了,身子软瘫在床:“如果事情真像你说,你说怎么办?”“所以你要跟我说老实话,咱们可以早作准备,一齐对付她!不然这事情就像阴影一直笼罩在我心里,跟你一起过日子也提心吊胆。”见她愁眉不展他心疼极了,好言安慰道:“你想得太多了。事情已经过去两年了,她要是真活着早就该来找我了!所以我断定她一定是死了,你尽可放宽心跟我好好过日子,我会待你好的。”说着他又要搂着她上床。

她又一次推开她:“我还另外怕件事情。”“什么事?快说!”他有点不耐烦了了。“没准哪一天你玩腻了我,也把我给害了。”他听了仰脖大笑:“这是不可能的事——因为你没有财产!”“原来你是谋她的财产?”说着她摇摇头,“这我就搞不懂了,你们既然是夫妻,她的财产不等于就是你的?”他也摇着头:“她的财产我得不到的。她老爸老妈生前留下一份遗嘱,写明公司的所有财产只属她一人所有,女婿不能占有!所以金萍什么权都放给我,唯独财权不放,说明她不信任我。”他越说越气,“既然她不把我当作自己人,哼,那就休怪我凌志华``````”

他一言未了,只见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好你一个狼心狗肺的凌志华!”她将他当胸一把揪住,“你谋财害命,将你的结发妻子推落山下,今天我要跟你好好清算——”突然她声音变得跟他前妻一样!凌志华大惊失色:“你、你到底是谁?”“我就是你那害不死的妻子金萍!我去整了容。”“啊——”他惊得面如死灰,跪倒在地,“金萍,你饶了我吧,原谅我一时糊涂,我们毕竟是夫妻啊——”“啪!”她甩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哼,夫妻?夫妻下得了这个毒手吗?我要把你送进监狱!”他一听急了,呼地站起身,又一次朝她伸出罪恶的手。

正在这时房门开了,两名警察走了进来。“不、不,我没有害人,没有害人,她、她是骗子、骗子!”凌志华歇斯蒂里地喊叫,拼命摇着手。她从坤包里拿出一个微型录音机:“你刚才说的话全在这里面。”

这时程忠也走了进来。凌志华见了顿时耷拉下了脑袋。程忠愤怒地骂道:“算我瞎了眼看错了人,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私利小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原来金萍被丈夫推落山下,被崖上的一根树杈挡住才保住了性命,后来被一位山里的猎人救了,只是小腿骨折,脸被石块碰伤破了相,好心的猎人将她送往医院。她在医院疗养了整整一个月,才起得了床。

丈夫对她下此毒手,她是万万没想到的,心里又气又恨。本来她早就想打110报警,可想凌志华若不承认说她是自己掉下去的怎么办?两个人的事情怎么说得清?再说人家也未必会相信。她思想了很久决定先把这事告诉义父,再设法获取丈夫残害她的证据。

那天程忠在办公室里,对着金萍的那张生活照自言自语:“阿萍啊阿萍,你在哪里?你在哪里?老天爷呀——你保佑阿萍平平安安回来吧!”他用一枚一元的硬币,往上扔:“如果正面朝上,那就是阿萍还活着!”这样的游戏他不知做了多少回。

“嘀铃铃``````”他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他马上接听,喜得喉梗声阻热泪盈眶:“阿、阿萍``````”接完电话,他马上带着钱去和金萍见面,两人进行了仔细商量。尽管凌志华白天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但程忠还是发现他晚上偷偷去夜总会风流的事情。于是他让金萍去整了容,用“美人计”套住了这条凶残的恶狼!

其实凌志华出身贫寒,只是一名普通大学的毕业生。但由于他的伪装,表面的积极和他那三寸不烂之舌,爬上了总管、部门经理、总经理助手的职位,进而又骗得了金萍小姐的芳心。就连老谋深算的程忠也没看出他的狼子野心,在金萍一次生病住院时,被他体贴入微的照顾所蒙蔽,竟默许他们的恋爱关系。

凌志华终于被绳之以法,他的卑劣行径受人们憎恨和唾弃。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