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传奇故事 > 正文
千里寻骨灰

1、仓皇外逃

刘俊锋高考落榜找不到工作,只好在家里帮助爸爸侍弄庄稼。

立秋以后,田里的活计收拾完了,刘俊锋和村里其他人一样,每天到山上砍一车松木棍子,送到镇上的纸板厂,换几个零花钱。乱砍松树是犯法的事情,但在这偏僻山村,当官的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着纸板厂规模的扩大,木材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人们一窝蜂地上山砍松树。一座郁郁葱葱的大山,几丢就成了秃头,这才引起了林业部门的重视,镇政府号召各村务必选出几个守林员,对乱砍乱伐者将严厉惩罚。

这样一来,那些胆小怕事的人都洗手不干了,胆量大点的也都做得更隐蔽,一般都是白天砍下,等到晚上再偷偷运回家。刘俊锋没有别的本事,只有浑身的力气疙瘩,不砍松树,就断了零花钱的来路,尽管护林员看得很严,他还是隔三岔五地去山上砍一车松木卖掉。

这天晚上,刘俊锋推着一车松木刚刚上了公路,一道闪亮的手电光照在了他的脸上:“好小子,白天猫着睡觉,深更半夜地出来作业。走吧,到镇政府再说。”刘俊锋吓得一下子把小推车放下了,一看来人,原来是本村的护林员刘明军,他心里多少踏实了点,哀求道:“大伯,这不是让穷逼的吗?俺下次再也不敢了!”

刘明军冷笑一声:“还有下次?这次呢,放你走吗?”刘俊锋从兜里摸出十元钱递到刘明军眼前:“大伯,这车松木顶多也就换二十元钱,这十元钱您老留着买包烟抽。”刘明军把刘俊锋伸过来的手一拨拉,蔑视道:“小小年纪还会这套把戏?十元能顶我一年的工资?再不捉个盗木贼,我一年的工资就没了。”

刘俊锋见护林员软硬不吃,气愤地说:“你给我闪开,这车松木我非推回家不可。”

护林员挡在小车面前:“要推,推到镇政府去。”刘俊锋见刘明军不让道,转身从柴禾里抽出斧头晃了晃:“再不让开,我劈了你!”

护林员见刘俊锋不讲理,把身子向前靠了靠:“小子,你劈呀。别说你乳臭未干,就是再过二十年,你也没有这个胆量。”

刘俊锋见护林员赖着不走,急了。心想,这要是被路过的人看见了,传出去,自己以后怎么做人?他撇下斧头,拾起路旁的一块砖头就朝护林员头上砸去,只见护林员身子摇晃了几下,一下子倒在地上,这下子刘俊锋傻了眼,他赶紧抱起护林员,呼叫着:“大伯,大伯。”只见护林员双眼紧闭,头破血流,鼻孔里没有一点气息。

刘俊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本来只想吓唬一下护林员,没想到现在竟然出了人命!他放下护林员,把小推车推进路旁的深崖下,连夜向东北方向逃去。第二天早晨,他爬上了一列去东北的火车,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得越远越好。

2、走投无路

经过三天两夜的奔逃,刘俊锋在齐齐哈尔下了火车。一下火车,刘俊锋就觉得自己走错了方向,秋天,在故乡还是穿单衣的季节,可在这里,大街上的积雪都有一寸厚了。刘俊锋觉得当前的首要任务不是解决吃饱肚子的问题,而是先找一件御寒的东西,否则,不出两个小时,自己就会变成一根冰棍。他几乎是小跑似的找到一家成衣店,用身上所有的钱买了一件最廉价的绿色大衣披在身上。他回到车站来回晃悠着,除了匆匆下车和上车的人之外,傍晚的车站上已经没有多少闲人。这时,他的肚子开始咕咕叫起来,身子暖和了,他才记起自打爬上火车那天起,他就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他开始顾不得许多了,挨着每家小饭馆门前搜寻,从泔水缸里找一些冻得硬邦邦的馒头充饥。天黑下来,他没有钱住宿,只好赖在候车室,蜷缩在那件大衣里躲避风寒。

第二天一大早,刘俊锋来到一个建筑工地上,央求一个包工头让他做苦力。包工头看见刘俊锋全身的疙瘩肉,暂时收留下他,让他在工地上挑砖,每天二十元工资。刘俊锋心里踏实下来,每天二十元,虽然少了点,但是至少有个住的地方。

一个月后,扣除吃饭的费用,刘俊锋从包工头手里领到了四百二十元工资。他揣着四百二十元血汗钱,喜极而泣,决心从此以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刘俊锋觉得这份活来之不易,干得也就非常卖力,挑完砖,他还帮助搬砖的人往脚手架上运,大家看他为人实在,都很喜欢他。有一次,工地上新买来的搅拌机突然坏了,包工头拿出说明书照着修理,可说明书上的有些字他不认识。刘俊锋忙对包工头说:“我试一试。”

刘俊锋拿过说明书,按照上面的说明,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就修好了。大家这才知道他上过高中。包工头很喜欢他,不再让他挑砖,而是让他做记工员,工资也涨到每月九百元。

这天,工地上来了一个新工友,看样子年纪比刘俊锋大几岁。包工头把他领到刘俊锋跟前,说:“这是王小三,刚来的挑砖工。每月六百块。”

包工头一走,王小三就和刘俊锋套近乎:“听口音,你是关里人?”

刘俊锋很警惕,敷衍道:“小的时候,在我姥姥家里上过学。我姥姥家是河南的。”王小三诡秘地一笑,开始干起活来。

吃晚饭的时候,王小三从街上买回来一只烤鸭,一包花生米,手里还提着一瓶二锅头。他钻进刘俊锋的工棚,把东西摆在一个破木头箱子上:“来,兄弟,喝几盅暖和暖和身体。”

刘俊锋看着眼前的东西,说:“打工挣几个钱不容易,你这样大手大脚的还能攒下几个?”

王小三一拍刘俊锋的肩膀,亲热地说:“兄弟这么说就不对了,人生在世就是‘吃喝’二字,咱们拼死拼活地在这里打工,还不就为了这个填不满的窟窿?”锐着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王小三这么一说,刘俊锋觉得人活着还真就是这么一回事。他和王小三坐在破木头箱子两边,一人一盅地千起来。三盅二锅头下肚,刘俊锋感到有些飘飘了,说起话来,嘴巴就开始把不住门了:“实话告诉你,老兄,要不是兄弟我在老家犯下了事,还用得着忍气吞声在这里受苦吗?”

王小三狠狠地干了一杯,按着酒瓶问:“犯下什么事,人命吗?十条还是八条?兄弟,自古以来,英雄好汉哪个没有坐过牢狱。梁山一百零八将,哪个身上不是拴着几条人命?”

刘俊锋忽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赶紧补充说:“人命倒没有,不过和人打架,下手重了点。”

王小三摆摆手,说:“打第一眼看见你,我就知道你有事。”

刘俊锋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伸出大拇指说:“老兄真是神人!”

王小三哈哈一笑,道:“说到这个份上,我也实话告诉你吧,我根本不是来这里打工的,我是来替老板招工的?”刘俊锋惊讶地张大嘴巴:“你是来招工的?”

王小三狠狠地撕下一条鸭腿,递给他:“人往高处走,兄弟,谁不喜欢向高枝上跳呢。一个月九百元,你就觉得不少了是吧?要是一个月九千呢,在我们金矿上,九千元还不是最高的。要是你运气好,弄到一块天然黄金,再偷偷地倒腾出来,那你一夜之间就会变成百万富翁!在建筑工地上,别说百万富翁,就是一万块钱,你几时才能攒起来?再说,这儿毕竟是城市,人多眼杂,难免碰到一个两个熟人什么的。到了漠河的金矿,那真是天高皇帝远,就是碰到熟人,都是一样的角儿,谁也别说谁。你们河南有一个人,为了宅基地,杀了村主任一家三口,现在都熬成了矿主,娶了当地的一个美女当老婆,生了三儿二女。”

刘俊锋被王小三说得心里起了火,眼前仿佛出现了遍地黄金,只等着他去拾。他恨不得现在就跟王小三走,于是端起最后一杯酒,一饮而尽:“到了金矿,还望老兄多多照顾。”

3、不翼而飞

第二天一大早,刘俊锋就找到包工头,说自己在这里的一门远房亲戚开了家饺子店,人手不够,让自己过去帮着打点。包工头看见刘俊锋去意已定,只好让会计给他结算工钱。领完工钱,包工头又从自己衣兜里掏出一百元钱塞进刘俊锋手里,真诚地说:“这个是我送给你的,不要忘记了我们在一起的这些日子,年纪轻轻的在外闯世界不容易呀。要是在那边混得好,大叔我替你高兴,要是不如意,尽管回来,这里的大门时刻为你敞开着。”

包工头说得实在,差点把刘俊锋眼窝里的泪水说出来,他忽然怀疑昨天晚上自己的决定是不是正确。可是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他朝包工头深深鞠了一躬:“您的恩情,我没齿不忘。”说完,狠狠心,朝车站走去。

来到火车站,王小三早已等在那里,他们坐了火车,又转了汽车,I临近天黑时,他俩在一座大山跟前下了车。王小三领着刘俊锋七拐八弯地向山上走,借着昏暗的灯光,刘俊锋发现这是一座东西十几公里的秃山,无论在山脚下还是半山腰,都会不时发现一个个黑漆漆的矿口。在东边的山口处,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大河,每隔一段路,河边就有一堆人在工作,旁边的机器隆隆作响,带动河里水车模样的东西在转动,那明晃晃的金子就是这样淘出来的。王小三带领刘俊锋,在一个破旧的工棚前停下来,他从裤腰上摘下,钥匙打开门,一股冰冷潮湿的空气从里面钻出来。王小三对刘俊锋说:“先将就着住下,等发了财,我们一块住高楼大厦。”

还有什么办法,上了贼船也下不去了。刘俊锋把铺盖卷往支在石条上的一块破床板上一扔:“走哪山砍哪柴,我在这儿会安心干活的。”

第二天一大早,王小三就带着刘俊锋去见矿主。见到矿主,王小三说:“老板,这是我表弟,在家里没有事情做,想来这里卖点苦力。”

老板一脸横肉,左边耳根下一道鲜红的刀痕,他上下打量了刘俊锋几眼,瓮声瓮气地说:“到我这里的人,只要肯卖力,倒能挣出吃来。每天出多少矿石就给你多少钱,不过,在矿下要长点眼色,要是磕着碰着,我可管不了这么多。至于矿上的规矩,王小三会告诉你。”

王小三赶紧点头哈腰:“好说好说。”

老板朝外挥挥手:“去吧,先干活,你教教他怎么干。”

在井下采矿一干就是十二个小时,中午饭也是有专人送下来吃。一天下来,刘俊锋感到骨头架都快要散了,回到工棚,简直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时间一长,刘俊锋才知道,因为这里的小金矿条件差。安全根本没有保障,工资也不高,在井下采矿的人,早晨站着进去,说不定晚上就躺着出来。到这儿打工的人,大部分干不多长时间就走了,所以王小三每找来一个人,矿主就给他五百元,王小三也不是只为一个矿主服务,哪个矿上缺人,他就给哪个矿上招工,哪个矿主价钱高,他就为哪个矿主卖力。

刘俊锋无论干什么活都很出力,一个月下来,除了吃喝,还剩下一千多元,王小三告诉他,留下几个零花钱,剩下的钱存到银行才保险。刘俊锋向矿主请了一下午假,和王小三一起下山,到三里以外的小镇上,买了一点肥皂牙膏之类的东西,剩下钱的全部存到了银行。回到工棚,王小三把桌子的一个抽屉腾出来给刘俊锋用。刘俊锋把存折和零花钱之类的东西放在抽屉里,用一把小锁锁住。

时间一长,刘俊锋看到有的工友收工时,偷偷把矿石揣在怀里向外带,晚上睡觉时,他问王小三:“他们这是干什么?”

王小三说:“咱们这儿的矿石含金量特高,要是运气好,一镐下去,能刨出一块纯金蛋子。那天你上镇上,没有发现到处有换戒指的店铺吗?这些店铺能耐可大了,通上通下的。”

刘俊锋恍然大悟:“怪不得他们休息的时候,都在矿石堆里扒拉呢。”

王小三说:“这就叫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不过千万别让矿主碰到,碰到了非打个半死不可,一块干活的人谁也不说谁,不偷白不偷。”

从此,刘俊锋在井下干活的时候,也开始注意起来,别说,有的矿石还真是黄澄澄的。他就把它放在饭盒里,上矿的时候,偷偷带到工棚里,放在床底下的乌拉草堆里。不到两个月,他就积攒了几十斤。王小三告诉他,积攒下点就要赶紧处理掉,以防矿主突然视察工棚发现秘密。

刘俊锋请了一上午假,他自己不敢去镇上,就约着王小三一块。王小三很内行,领着刘俊锋来到一家店铺,经过讨价还价,一袋矿石换了三千多元。这着实让刘俊锋大吃一惊,怪不得大家嘴上都说金矿危险,可还是有人在金矿上干,原来有这样大的甜头。以后,刘俊锋学得更精明了,往外捎带的矿石也越来越多。不到两年,他的存折上已经有五万多元存款了。中秋节前夕,工友们都打算怎么回家团圆,刘俊锋也开始思念起父母来,一晃快三年了,也不知道家里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他在公用电话亭里试着给一个要好同学的王立正打了一个龟话。王立正听出他的声音,兴奋地问他:“刘俊锋,这几年你到底躲到哪里去了?”

刘俊锋试探着问:“家里还好吗?”王立正生气地说:“还说呢!你打了人,一拍屁股跑了。那护林老头儿第二天早晨到你家里,向你父亲要药费,你父亲见你没有回家,又看到小推车翻倒在沟里,反过来向他要人,吓得老头儿悄悄回了家。”

刘俊锋大吃一惊,连忙问:“那个护林员没死?”

王立正说:“你说什么?不就是划破点皮吗,原来你是被吓跑的?不是去修炼武林秘笈!”

刘俊锋的心一下子开朗起来,他还是不放心,又试着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妈妈接的,当听到妈妈那沙哑苍老的声音时,刘俊锋忍不住在电话里哭了。

放下电话,刘俊锋一连翻了好几个筋斗。自己心惊胆战地过了三年,原来是一场虚惊!他恨不得现在就回到老家,回到父母身旁。他在小镇上买了一些猪头肉,还有两瓶白酒,准备和王小三好好庆祝一下。他要告诉王小三,他刘俊锋没有杀人,不是一个杀人犯。从今天开始,他刘俊锋要堂堂正正地做一个男人。

他兴高采烈地回到工棚,工棚的门虚掩着。他一手举着肉,一手举着酒,大声说:“老兄,我回来了。”

工棚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屋里一片狼藉,刘俊锋的铺盖卷被扔在地上。刘俊锋一下扑到抽屉桌前,发现属于自己的那个抽屉已经被撬开,里面空空如也。刘俊锋一下子瘫坐在地上,一张字条飘在他眼前:“对不住了兄弟,家中母亲病重,老兄先走一步。别灰心,试着找几个像你这样的人,再过三年,你也就发了。”刘俊锋发疯似的朝车站跑,可车站上除了随风打转的几片枯叶,什么也没有。

4、人为财死

刘俊锋从车站上回到工棚时,天色已经很晚了。他打开一瓶东北老烧,狠狠地灌进肚里一口,以压压胸口那股快要爆发出来的怒气。自从下午在镇上的电话里,打听到自己没有杀人的消息,刘俊锋就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父母身旁。三年时间里,自己凭着两只手,积攒了五万多元,如果突然回到家乡,回到父老乡亲面前,虽然不是衣锦还乡,但是也还能说得过去。可恶的王小三,把他的计划打了个粉碎。

第二天,刘俊锋找到矿主,问道:“老板,王小三呢?”

矿主说:“走了。”

刘俊锋问:“怎么说走就走?他老家是哪里的?”

老板惊讶地抬起头,反问道:“你们不是表兄弟吗?他老家在哪里,我怎么知道?再说,来我们这儿干活的人,我们从来不问是哪里的人,就是说了,也是假的。”刘俊锋听了,苦笑着摇了摇头。

刘俊锋没有回家过中秋节,因为每逢节假日,金矿上人手少,凡是留下来打工的人,工资都是原来的两倍。八月十五那天,矿上放了一天假,留下来的工友都相约着到小镇上喝酒去了,刘俊锋如今已一’贫如洗,再说,他也没有那个心思。他照常下井,想把工作面上的一些杂乱东西清理一下,第二天好多出一点矿石。当他干完这一切,走出矿井的时候,矿主正站在井口上,他惊讶地问:“你怎么不和他们一块去喝酒?”

刘俊锋说:“工友们听到放假,走得仓促,作业面上一片混乱,耽误明天采矿。我闲着没事情做,就收拾了一下。”

矿主很感动,他当矿主这么多年,还没有碰到干活这么实在的人,他拍拍刘俊锋的肩膀:“小伙子,哪里人?”刘俊锋一愣:“说什么?说了也是假的。”

矿主忽然想起以前自己说的话,哈哈一笑:“有时,也不全是假的,比如你刚才说的。走,今天晚上到我家吃月饼去。”

等放假的工友们回来的时候,矿主安排刘俊锋当井下安全检查员,工资每月一千五百元。当了安全检查员,刘俊锋不用再天天下井采矿,只是例行公事地下井去检查检查设备的使用情况,向新来的工友讲解一些安全工作知识,有时还得应付一些上面的检查,和矿主一起处理一些矿井事故等。

有时间了,刘俊锋就想出去玩玩,看看以前的老朋友。当然,他要看望的第一个人就是齐齐哈尔建筑工地上的包工头。

他来到齐齐哈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听到当年他打工的建筑队。当他穿着气派地出现在包工头大叔面前时,包工头一时竟没有认出他来。

刘俊锋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大叔。”包工头这才听出来,一下子抱起刘俊锋,高兴地说:“好小子,我打第一眼看见你,就知道你是块好料子。”

回金矿时,工地上有两个和水泥的小工要跟着刘俊锋干。刘俊锋望望包工头说:“我可不能挖大叔的墙角。”

包工头朝外摆摆手:“去吧,去吧,反正在我这里也没有活干。”

回到金矿时,刘俊锋只对老板说,他回老家看了一眼,并把那两个人推到矿主跟前说:“我大伯和三叔家的两个弟弟,听说咱矿上好,拼命让我带他来。这个叫刘大山,这个叫刘小山。”

矿主很高兴:“矿上正缺人手,你们要好好干,有你哥哥在,我不会亏待你俩。”

那两个人走后,矿主从抽屉里点出一千元钱,放在刘俊锋跟前:“这是你的中介费,每个五百。”

刘俊锋揣着一千元钱,心里美滋滋的,心想,有时候挣钱也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天傍晚,西边的一个小矿塌方,从里面抬出来三具血淋淋的尸体,正逢矿工下班上井的时间,许多矿工看到那悲惨的场面,吓得晚上吃不进去饭。刘大山说:“无论挣多少钱,我也不在这里打工了,明天我就走。”

刘俊锋对他说:“好歹干到年底再说,现在走,这几个月就白干了。”

刘大山说:“不行,我一想起那场面,腿肚子就发抖。即使留在这里也下不了井。”

刘俊锋从兜里掏出五十元递给他,说:“够路费了吧?不够,刘小山你再给他点。发了工资我还你。”

刘大山慌忙摇手:“够了够了,我兜里还有五十多。”

第二天早晨,刘俊锋找到矿主说:“老板,我大伯病重,让我弟弟赶快回去。”

老板问:“就他自己吗?你领着他到会计那里把工资结了。”

刘俊锋到会计那里,把刘大山三个多月的工钱支了出来。当他把那四千多元放进口袋时,心想,一次小小的塌方就把你给吓跑了,以后还能做什么大事情。

进入腊月,有几个小金矿接连发生了几起事故,矿主把刘俊锋喊到跟前,嘱咐道:“你知道吗?一条人命就是私了也得三万多。要是他们家里有能人,闹出去,赔钱不说,如果上面查下来,很不好打发。眼看一年快过去了,你一定要看紧点。”

这天中午,刘俊锋例行公事地下井去检查矿井。他来到刘小山的工作面上,只见刘小山在细细地端详着一样东西,听到有人过来,他赶紧把东西掖进裤腰里。刘俊锋说:“别怕,是我,刚才在看什么东西?”

刘小山结结巴巴地说:“没有什么。”

刘俊锋一伸手,出其不意地从刘小山腰里摸出一块东西。哇,原来是一块字典大小的纯金块。

刘小山急了,扑上去想夺回来:“你还我。”

刘俊锋说:“这是矿上的东西。你想找死呀!”

刘小山眼红了:“反正这是我挖出来的,我必须保管它。”

刘俊锋把金块抱在胸前,刘小山拼命往外抠。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刘俊锋眼看快支持不住了,举起金块,狠狠地朝刘小山太阳穴上猛砸了几下,刘小山的身子软绵绵地歪倒下去。刘俊锋把金块收藏起来,把刘小山的尸体拖到巷道口一边,大声喊:“要塌方了,赶快撤离。”

在井下采矿的工友听到喊声,纷纷向外跑,刘俊锋走在最后,他用钢钎猛地朝刘小山尸体顶上一戳,就听“轰隆”一声,矿石就“哗啦哗啦”地流了下来。

当刘俊锋跌跌撞撞地走出矿口,矿主早已等候在旁边。他一把扶住刘俊锋问:“情况怎么样了?”

刘俊锋疲惫地说:“当时我正在检查木桩的坚固情况,忽然听到头顶上有流沙的响声,我知道这是塌方的征兆,就赶紧指挥工友们撤离工作面。不知道他们都怎么样了。”

矿主真诚地说:“这次,多亏你发现得及时,要不,这些弟兄们就全部堵在里面了。快看看,谁还在下面。”

记工员说:“没有见到刘小山。”

刘俊锋说:“怎么?我弟弟还在下面?”说完,就昏倒过去。

矿主大声说:“还不下去找!”

刘小山被砸得面目全非,当他的尸体抬上矿井,刘俊锋一下子扑上去,大哭道:“你这样一走。让我怎么跟三叔交代啊!”矿主把刘俊锋拉起来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我绝对不会亏待你兄弟和你三叔的。”

刘俊锋悲悲凄凄地说:“我三叔就这么一个儿子,他以后怎么过呀!”

矿主说:“别的矿上赔偿三万,我答应给你三叔六万,只要你能保证你三叔满意。”

刘俊锋说:“三叔除了弟弟没有别的儿女,现在只有依靠我了。”

矿主赶紧说:“那我再给你八千,你赶紧把你弟弟的骨灰送回老家,你三叔年纪一定不小了,就别让他来回颠簸了。”

刘俊锋说:“还有什么办法。也只好这么办了。”

矿上把刘小山的尸体火化了,盛在一个最好的骨灰盒里,刘俊锋准备第二天一大早,乘坐老板的汽车到火车站。

深夜,刘俊锋看见大家都离开了,回身关上屋门,打开骨灰盒,把里面的东西倒在垃圾桶里,然后把一捆捆的人民币,还有那块带血的纯金,装在里面,用钉子重新钉好。为了保险,又从丝绸被面上撕下两条布条,把、骨灰盒捆了个结实,用钢笔在上面写道:“先父刘大海”。

5、骨灰被盗

第二天,矿主把刘俊锋送上火车,对他说:“多花点钱,无论如何把老人安顿好。过了年你马上回来。”

刘俊锋说:“我记着了。”

火车“呜——”的一声驶出车站,刘俊锋一颗悬着的心才落到肚子里,他把骨灰盒放在大腿上,双手紧紧抓住套在外面的蛇皮袋子,一刻也不敢放松。六万元,来得多么不容易呀,担惊受怕,忍辱负重,更重要的是还有一条年轻的生命!一想起那个化名叫刘小山的打工兄弟,刘俊锋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刘俊锋恨不得火车再多出几个轮子,早一点把他送出这个是非之地,想着想着,刘俊锋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人们纷纷说:“快看,火车出山海关了。”吵声把刘俊锋从梦乡中惊醒了,他伸了个懒腰,忽然觉得腿上轻快了,一看骨灰盒不见了。刘俊锋惊出一身冷汗,大叫一声:“我爸的骨灰盒被人偷了!”大家都围拢上来,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

一个青年说:“对了,刚才我看到一个人夹着一个袋子上了厕所。”

刘俊锋猛地站起来,朝厕所跑去。厕所里没有一个人影,装骨灰盒的袋子果然在厕所里,上面有一个大口子。厕所的窗户开着,刘俊锋扑到窗前,发现玻璃的挂钩上刮着一块他捆骨灰盒的绸带。看来盗贼割开袋子,一看是骨灰盒,觉得晦气,顺手把骨灰盒扔到了车外。

列车员劝道:“别着急,等列车到了下一站,你下车。顺来路找找,那东西没有人稀罕。”

6、山林奇遇

火车终于在一个叫千安的小站停了下来。刘俊锋急匆匆出了车站,沿着铁轨往回走。

这天中午他走到一座小屋前,从里面走出一个六十多岁的看山老头儿。看山’老头儿把刘俊锋让进屋里,刘俊锋一边喝水,一边说出了自己的来历。看山老人一拍刘俊锋的肩膀,哈哈大笑:“好一个孝顺的孩子,你总算找对人了。”

刘俊锋一惊,慌忙问:“您知道骨灰盒?”

老人问:“上面是不是写着:先父刘大海?”

刘俊锋大喜,上前抱住老人问:“大爷,我父亲的骨灰盒在哪里?”

老人摇摇手说:“不急,不急,等吃了饭我再领你去。”

老人开始生火,他问:“你父亲是怎么在外面亡故的?”

刘俊锋顺口说道:“我父亲在吉林的一家种参大户打工,忽然生了急病。我赶到那里时,父亲就已经不行了,只好把他的骨灰送回老家。”

刘俊锋打量着这间小屋,看到正面的桌子上有一摞初中课本,他顺手拿起一本翻动着,从里面掉出一张合影,上面写道:“临安初中2001级三班毕业合影”。刘俊锋问:“这是谁的合影?”

老人看到照片,两眼熠熠生辉:“这是我儿子初中毕业的合影。”他拿过照片,指着最后一排中间的那个说,“这个就是。”

刘俊锋一看,心里想,怎么这么眼熟呢。他自言自语地说:“他叫什么名字?”

老人美滋滋地说:“小名叫国防,大号叫赵国防。”

刘俊锋失口说:“赵国防?”

老人回头望着刘俊锋问:“怎么?你认识?”

刘俊锋慌忙摇头:“怎么会呢。”

老人端详着儿子的照片,说:“孩子命苦,三岁上他娘就走了,我好歹把他拉扯成人。初中毕业以后。跟着我守了一年山林,说守林子没有出息,就跟着人家去打工了。我这里也没有个电话什么的,半年了也没有他的消息。”

看着照片,刘俊锋惊得张大了嘴巴,照片上的赵国防就是几天前被砸死的刘小山!

老人把刘俊锋领到一块墓地,在刚刚堆出的一杯新土前面,竖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刘大海之墓”。

老人告诉刘俊锋,那天他正在铁道边上溜达,忽然有人从火车里丢下一个东西,他看是一个骨灰盒,就把他埋在这里了。

刘俊锋“扑通”一下跪在老人跟前:“大爷,晚辈谢谢您了。”

老人赶紧扶起刘俊锋:“难得你千里寻骨灰,找个好日子,送你父亲回老家安葬,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刘俊锋说:“家里已经没有其他亲人,母亲死得早,父亲给人家种参,我在一个远房姑姑家上学。只想毕业以后跟父亲一起打工,想不到父亲也忽然离去了。”

老人感叹道:“我要有你这么个懂事的儿子在身边多好。”

刘俊锋一听,又跪了下去:“爹,我愿意做您的儿子!”

老人慌忙摇摇手,说:“不行,不行,这深山老林的委屈了你。”

刘俊锋说:“我老家已经没有亲人,我父亲既然埋在这里了,俗话说人土为安,就让他老人家永远长眠在这里吧。”

刘俊锋扑在坟堆上面,大声痛哭,“您已经回到了老家,回到了亲人身边,您听到了吗?”

老人拉起刘俊锋,安慰道:“别伤心了孩子,你先在我这里住下。”

刘俊锋对老人说:“往后,我就是您的亲儿子,如果赵国防回来了,他就是我的亲弟弟,我们一起为您养老送终。”

老人一听,乐了,大笑着说:“想不到捡到一个骨灰盒,还引来一个好儿子。”

刘俊锋在大山里住下来,他一心一意地侍候着老人的一切。过年了,老人唠叨:“就知道在外面鬼混,过年了,也不知道回家。”又是一年的大年三十,老人站在雪地里,望着天上纷纷扬扬的大雪,自言自语道:“不孝的东西,不在外面吃尽了苦头是想不起回家的。”说完,“扑通”一下瘫倒在地,刘俊锋把老人背到炕上,喂汤喂药,端屎端尿,几天之后,老人安详地离去。

处理好老人的后事,刘俊锋坦然地朝山下的派出所走去……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