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传奇故事 > 正文
生命的绝唱

黑色的硝烟弥漫天际,太阳在这黑色烟雾的笼罩下略显浮动。鬼子为了占领这个名叫“鸡蛋砣”的阵地,用骡子拖来了十门山炮。敌人的炮火把阵地几乎翻了,个个儿。

他们已经坚守了三天三夜。牺牲战友的尸体在七月高温的烘烤下发出异味,吸引了一只饥饿的老鹰向这个方向飞来。排长举枪向鹰瞄准,鹰俯冲一下,大概是发现了危险,便又高旋天空。瞄了瞄,排长却又把枪放下了,他犹豫着是否值得为一只鹰去浪费一颗子弹。那鹰身子晃—下'知趣地飞走了。

一个排的战士打得就剩了两个人。除了排长,另一个是十六岁的娃娃兵。排长人高马大,兵身材瘦小,一脸的稚气。

兵念过洋学堂,读了半载,去年背着父母跑来参军。兵有文化,会写诗,都是抗战诗,很鼓劲。稍有点闲空,兵便写诗。兵兜里装了好多碎纸片子,五颜六色,大部分是捡来的烟盒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字。兵本来在宣传队,但主力部队因为扣仗减员过多,被补充到了一线。刚来几天就碰到了这场硬仗。因为又瘦又小,大伙儿叫他“瘦刊儿”。排长干脆叫他“干儿”,而且两个字不连起来叫,他喊:“干儿。”瘦干儿说:“排长占我便宜。”排长嘻嘻一笑,说:“我这岁数,当你干爹,你不吃亏。”

这片刻的宁静令排长伞身放松,他解开裤带开始撒尿,刚尿了个头,却又急忙刹住,拿过干空的水壶,拧开盖子对准壶口继续猛撒。撒完,拧紧盖子,朝瘦干儿说:“没了水,这是宝贝。”瘦干儿此时正睁大眼睛盯着山下。他望一眼排长,生怕错过什么似的又赶快把目光挪到山下。排长说:“别紧张,鬼子进攻,先打炮。”瘦干儿这才抹把汗水,一屁股坐到地上。

排长挖了一锅烟,斜靠着坐下,袅袅起一股烟雾。吸完炯,排长开始数子弹,还有十二发。排长问:“干儿,你,还有多少子弹?”瘦干儿说:“五发。”排长说:“都给我。”瘦干儿磨蹭着把五发子弹掏出来,又一颗一颗过了下数,递过去,却又恳求说:“给我留点吧。”排长想了想,就又退给他一颗,说:“我一发子弹能换一个鬼子的命。”瘦干儿咬着嘴唇说:“我也……能。”排长问:“你干死了几个?”瘦干儿说:“一个。”“瞎猫碰到了死耗子。”排长说:“笔杆子不中,打鬼子得用枪杆子。”瘦干儿小声说:“诗,也是武器。”排长“喷儿”一笑:‘什么湿啊干啊的,狗屁!”

这时炮弹呼啸而来,排长喊声卧倒,便把瘦干儿压在了身子底下。一轮炮击过后,排长从土里拱出来,从身下拉出瘦干儿,顺势摸了下他的裤裆,说:“我看看是‘湿’还是‘干’。”摸过,感觉湿漉漉的,骂道:“孬!”瘦干儿羞愧难当。

鬼子屎壳郎似的又开始向前挪动。排长瞄准射击,果真一枪一个准儿。瘦干儿看了排长几眼,捂了捂胸口,按住那狂跳的‘小兔子”,举枪瞄了好半天,“叭”一枪,一个鬼子倒栽葱。排长望眼瘦干儿,舔舔大拇指,摸出一颗子弹在手中捏了捏,撂个高儿,扔给他。瘦千儿子弹上膛,又捂了捂胸口,瞄半天,又一枪,又有一个鬼子倒栽葱。

鬼子趴在石头后面,停止了进攻。

他们只剩一颗手榴弹了。

两人开始后撤,但没走出百步,又停下了——前面是悬崖。

鬼子从三面包抄过来。

排长说:“咱今天回不去了。你这孩子也真可怜,只有十几岁。”

瘦干儿汗了两眼泪水。

排长问:“怕了?”

瘦干儿咬着牙说:“不怕,尘土迷了眼。”

太阳渐渐暗淡了光泽,朝西天坠落下去。

排长搂住瘦干儿,感觉出他身体的轻轻颤动。

“干儿,咱爷俩一块死,我陪着你,怕啥!”排长说着拧开了手榴弹盖儿,“咱队伍里没孬种!”瘦干儿的牙齿打着战,说:“我不孬。”排长拉出了弹弦,慢慢地在手指上缠绕。瘦干儿忽然说:“排长,别浪费手榴弹,给鬼子留着……咱跳崖,兴许还能活……”排长脸对脸望着瘦干儿说:“对,咱留个囫囵身子。”

排长向鬼子甩出了那颗手榴弹。

排长搂着瘦干儿走到悬崖边。向下一望,瘦干儿闭了眼,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排长忽然掐住了他的脖子,吼道:“我说过,咱队伍里没孬种!”

瘦干儿说:“排长,我不是……排长……我蒙上眼睛……行么?”

排长皱皱眉,说:“行!”

瘦干儿又说:“排长,我还要留首诗。”

排长迟疑片刻,说:“也……行!”

瘦干儿摸出了碎纸片,又拿出了笔,坐在地上,开始写诗。此时瘦干儿似乎镇定了许多。排长那只大手一直搭在他脖子上,乜斜着眼望着那支铅笔头刷刷地急速滑动。写完,瘦干儿把纸装进衣兜里,按了按。“嗤拉”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蒙在眼上,说:“排长,给我系上。”排长边系边哽咽地说:“其实,你还是个娃娃啊!这样,也不丢脸!”

瘦干儿嗫嚅着说:“真的?”

鬼子涌到了山上,惊愕地望着两个人。

疲惫的太阳即将结束一天的旅行,西方的山峦被阳光染成一片血红。忽然旋起了一阵怪怪的风,风无定向,踅过来踅过去,蒙在瘦干儿眼上的布条竞被风吹得有些招展。

蒙着双眼的小战士和排长一起走向了悬崖尽头……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那个叫瘦干儿的兵是我的四叔。三年前,我从平西抗日战争纪念馆里看到了他那首写在娴盒上的诗。我找到馆长,把诗作抄写下来。那首诗是这样写的——在牺牲的那一刻我蒙上了双眼同志们啊别说我怯懦我只是不忍看不忍看属于我的最后一抹阳光在眼前匆匆掠过……

0
0
 
广告
广告